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all邪】存活 「章三」「反苏 生存游戏」


8月10日 5:49p.m. 图书馆天台

吴邪现在有点无语。来的路上看了一路的断肢残骸,胃里已经吐的空空如也,好不容易才适应了满目满眼的血腥场景,这女的是怎么做到视而不见的?解雨臣黑瞎子和胖子看着张起灵,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所以说,起灵,我,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夏紫轩拢了拢长发,低着头,小脸含羞,羞涩却坚定的宣布自己的身份。吴邪靠在天台边的防护网上,双手环胸,看着两步之外的两人。男的丰神俊朗冷若冰霜,女的清新可爱弱柳扶风,夕阳的暖光拉长了两人的影子,看看,多登对。




他很疑惑为什么张起灵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待那些女孩子前仆后继的告白。为什么就没人跟小爷表白。吴邪愤愤的想。那闷油瓶子有什么好,撬个瓶盖儿都能撬上几个小时人还不给开!小爷温柔体贴怎么就没市场了呢?难道现在流行冰山总裁款的?那我要不要试试?吴邪想象了一下自己面瘫的样子,抖了抖,讪讪的想还是免了吧。“…………我没有。”沉默了许久,张起灵总算开了口,虽说这话是对夏紫轩说的,可那双乌黑的眼眸,却是直直看着吴邪。吴邪一瞬间有种他在对我说的错觉,突然有点慌乱,心说他娘的你看着小爷干嘛没看人家姑娘都快哭出来了啊?诶诶诶你快劝劝啊,诶哟我去干嘛啊干嘛老看着小爷啊,我能被你看出花儿来啊?




解雨臣一看吴邪手足无措的样子,桃花眼一眨,立马走上前,揽着吴邪的肩,笑吟吟的道:“小邪我们走吧,别老在这儿打扰人家了。”嘚瑟的冲脸越来越黑的张起灵甩了个“爷先走了掰掰你慢慢玩”的眼神,晃了一眼手机屏幕就揽着吴邪走开了。黑瞎子幸灾乐祸的对他嘿嘿嘿笑了几声,转而又对吴邪道:“诶小三爷等等瞎子瞎子也不要做电灯泡。”噔噔噔追了上去。胖子只是递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也转身过去了。




张起灵深邃乌黑的眼底隐隐酝酿着怒意,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夏紫轩。她是道上的家族的后裔,似乎有点本事,不过夏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也就一个突然冒出的普普通通的家族罢了。据说有个莫名其妙的称号叫舞凤者还是舞风者还是什么玩意儿来着,张起灵一向对除了吴邪外的东西没有丝毫兴趣。某天这姑娘就突然对自己说是自己的未婚妻,这话用胖子的话说就是“扯犊子也不看准对象”。夏紫轩说这话的时候小脸红透了,可惜张起灵不懂欣赏,他只觉得这女的脸红的时候没有吴邪好看。后来常常追着自己跑,虽然早知道她会活下来,但还是觉得很烦。




张起灵不再做纠缠,抬脚准备径直向跟解雨臣黑瞎子胖子胡侃的吴邪走去。




“小哥!”一道似乎有着无限哀愁的声音传了来,生生止住他抬起的半只脚。吴邪几人错愕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天台门口的人,默默扶额,觉得脑仁儿疼。张起灵依旧冷着脸,只是周围的黑气都快具象化了,夏紫轩抬头,眉间一皱,眼底略过一丝情绪。“怪说不得小女子怎地平白无故生了这想上天台的念头,原是与小哥心有灵犀。小语甚是欢喜,小哥必是在此等了小语很久了罢。”吴语绞着手帕,小步小步挪到张起灵身侧,转头又看到吴邪几人,俏生生的眉稍染上几分不屑,话锋一转,接着道:“哥哥怎生也在这里。倒是哥哥命好,不似小语福薄,处处有人护着。可怜小语一介贫弱女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孤苦伶仃,好生凄凉。”说罢仿佛眼角有泪珠似的,抬手拭了拭眼角。解雨臣本就护短,一听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吴邪连忙笑笑,拽了拽解雨臣的衣角,摇摇头。好歹算是兄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僵了也不好。吴语冷哼一声,像是突然才发现夏紫轩的存在一般,道:“呀,原来紫轩姐姐也在这里。只是你站在张小哥面前作甚?女儿家家的,怎可与男子这般亲近?”说罢也不理会其他人的脸色,嘴角含笑,抢在夏紫轩开口之前继续说:“这原是我的不是了。姐姐与小语不同,小语自幼生长在老夫人身侧,自然规矩礼数家教要严格一点,眼里揉不得沙子。还望姐姐莫要怪罪。”吴语刚刚说完,夏紫轩便阴沉着脸开始回嘴:“哼,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整天一口红楼腔你也不嫌麻烦。真以为自己是林妹妹了?呵呵,可惜你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脸先着地了,吴妹妹。”吴语柳眉倒竖,正要呛声,转眼看到望天的张起灵背后的黑金古刀,立刻转怒为喜,忙不迭指着自己项上的蓝宝石项链,双目含情的对神游的张起灵道:“小语自幼病弱,后偶遇一大师。大师曾点化过,赠了这块蓝宝石,说是甚劳什子刀石之约。又说小语这病弱身子和容不得人的性子,配着这蓝宝石,遇刀而化,以后定是要嫁给一带刀之人的。之前小语还曾担心小哥非小语良人,如今一看……”说罢像是有些娇羞,拿手帕捂了脸,低着头,一双眼睛偷偷瞄着冷峻的男人。




旁边几人被她这一席话雷的外焦里嫩,蓝宝石和黑金古刀?中外杂交?胖子和瞎子愣了会儿,突然大笑起来,吴邪还在神游,解雨臣顾及形象,只是提着嘴角。胖子捂着肚子道:“哎哟喂小天真,你这红楼妹子有点意思诶哈哈哈哈哈刀石之约是个什么啊?哈哈哈你说你一蓝宝石跟人古刀瞎扯什么亲戚啊哈哈哈就算胖爷我成绩差也知道这两东西就跟光头和护发素一样八杆子打不着啊。”瞎子接话道:“跟黑金古刀能配的怎么也得是羊脂白玉的刀坠啊咯咯咯。”“是啊是啊,得是跟咱小天真一样的羊脂白玉才行啊你说你一破玻璃瞎凑什么热闹啊哈哈哈。”




“咯咯咯。”突然停了笑的黑瞎子。
“呵呵呵。”放下手机的解雨臣。
“卧槽死胖子你丫越跑越没谱了!”果断炸毛的吴天真。
“……”转过头看着吴邪那边,依旧沉默但是明显散发着“愉悦”气息的张起灵。




“胖子你瞎说什么呢!我才是起灵的未婚妻!吴邪只是起灵的兄弟。”夏紫轩杏目圆睁,瞪着被解雨臣和黑瞎子的冷气冻到的胖子。理了理头发,转而对还沉浸在自己刀石之约的吴语道:“遇到带刀之人而化?菜市场卖猪肉的都有刀你怎么不去啊?卖鱼也有啊你还能多挑挑。”吴语立刻还嘴。张起灵夹在两个女人之间,望天皱眉。他实在不想再听到两个女人没营养的争吵,更担心食人花和神经病会拐走吴邪,虽然那边有胖子。快步走到吴邪身边,收回了周围的低气压,丝毫不理会那边吵的正欢的两个女人。




据吴二白说,吴语是吴邪八百杆子勉强打的着的极远的远方亲戚,一口红楼腔,整天哀哀怨怨,因为父母早逝,吴奶奶收养了她。因为身体弱所以平时养在深闺,最近好些了才告诉吴邪有这个便宜妹妹。对吴邪不算多坏但是也绝对谈不上尊敬,常常语言攻击。吴邪又心好,挠挠头笑笑懒得在意,习惯了也就不计较,还常常安抚胖子解雨臣和黑瞎子别跟小姑娘计较。




很明显,吴语是又一个栽在张起灵身上的女孩子。




“……吴邪。”张起灵悠悠的开口,唤了一声。




“嗯?怎么了小哥?”吴邪转过头,冲着张起灵露出一个眉眼弯弯的笑。夕阳暖黄的光尽数洒在他细软的黑发上,有些俏皮翘起的发梢闪着极其细碎的光。吴邪眉眼弯弯,嘴角衔着的笑意如玉般温润柔和。张起灵黑瞎子和解雨臣一瞬间有些怔愣。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就是一瞬间沦陷的。




公子如玉,举世无双。




胖子看着发怔的三人,暗自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三个人啊,算是栽了。转而又嬉皮笑脸道:“哟,那边那红楼妹妹,看见没?我们小天真这才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我们党的党花啊。”“去你的死胖子!你那空脑子里装的是核桃仁儿是吧?没脑子就算了走路还桄榔桄榔响!”吴邪立马不干了,半红着脸开始对胖子口诛笔伐。“你脑子里还悬着一摆锤呢!一动就咣咣直响!”胖子毫不示弱。另外三个人只是温柔的看着,处于中心的正跟胖子打着嘴仗的吴邪。




这厢夏紫轩和吴语早就停止了争吵,目光晦暗的看着那边几人,锁定了被众人围在中心的吴邪,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

※ ※ ※

8月10日 6:23p.m. 学校图书馆广播室

张起灵现在心里很有些烦躁不耐。望着天花板,努力无视周围围了一圈的莺莺燕燕,当然黑瞎子和解雨臣身边也有一两个,不过火力很明显都集中在他这里了。吴邪和胖子倒是乐得被晾在一边。陈曦、凤凰、夏紫轩、曲阑珊和墨吟围着张起灵叽叽喳喳,解东儿乖巧的站在解雨臣身侧,好像不谙世事似的,沈隐舞在三个男人之间不停切换,吴语和苏雪霏故作清高的站在一侧视线却对张起灵穷追不舍,梁倩含着微笑站在最边上,垂着眼。




虽然知道这些身为道上后裔的女人活下来是必然的,但是果然还是很烦啊。




突然有点后悔答应吴邪一起到广播室召集活下来的人了。虽然天台下一层就是广播室,不过是下个楼站会儿的功夫。张起灵很庆幸在这栋楼里没有任何尸体和血迹,他担心吴邪受不了。尽管吴邪现在已经逐渐适应了。




这边张起灵三人正忙着应付十个女人,吴邪在那边却是有些疑惑。无视了身边胖子的抱怨,凝神仔细观察着广播室。




广播室很干净,虽然东西都比较陈旧,四处都非常干净,好像什么都没有。吴邪微皱着眉,取下鼻梁上的眼镜,凑近放着话筒的桌子,看到一个像是墨水透过纸留下的模糊英语单词。“innocent?”吴邪抽抽嘴角,小爷跟这个词真有孽缘吗?也许是谁广播时顺手写的,但是墨水透过纸背留下来的印子吧,吴邪看了看单词周围,果然有一片模糊的黑色字迹,可惜看不清。




吴邪又四处转了转,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呢?“我说小天真你能别转悠了吗?胖爷眼睛都花了。”胖子拍了拍肚子,不满的看着吴邪。“死胖子别闹。”“胖爷怎么闹了嘿?他娘的你瞅瞅这都几点了,胖爷的神膘都成干粮了,为了革/命,同志们应该爱护身体,不吃饱哪有力气抗争啊?反正这破地方干净,随便找块地儿坐着先吃点东西成不?”“减肥!”吴邪头也不回。




胖子还在嚷嚷着什么,吴邪却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广播室里太干净了。干净的不正常。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连最容易留下痕迹的液晶屏幕上都干干净净,东西却那么陈旧。这广播室好像也只有今天下午才第一次有人用。专门为这次事件准备的吗?一联想,突然想起这所谓的“名校”里也是,到处都太干净了。据说曾经有很多学生的地方会这么干净吗?就算现在是暑假,只有百来个学生,可是,会有这么干净吗?




反常即为妖。




再加上莫名其妙的入学。吴邪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也许,从我们入学开始,这诡异的事情就已经准备就绪了。不,也许是在我们入学之前。”



======================================TBC=========================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