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Obsession with into a disease。痴迷成疾 【上】「静临 」


病娇跟踪静×大学兼职临

Obsession with into a disease

“沙。”“哒。”
“沙。”“哒。”
“沙。”“哒。”
啧。折原临也轻咂了下嘴,身后并不算明亮的昏黄灯光将临也的影子投在他身前,拉的很长,一团浓郁的黑色沼泽,临也一脚一脚陷进去。“总有种无路可归的感觉呢。”天已经全黑了,刚做完工作的临也踩着一如既往轻快的步子回家。在某条有些昏暗的巷子里,也同样听到了一如既往如影随形的脚步声。临也眉间微蹙,盯着斜后方的地面——尽管那里并没有被灯光拉长的另一条影子。
临也皱了皱眉,猛的顿住脚步。果然身后的脚步声也随之消失了。
挑了挑清秀的眉,手指轻轻一动捏上折刀。果然又是这样吗。临也深吸一口气,凭直觉迅速转身朝某个方向飞出小刀,几乎没有停顿的转身开始极速奔跑。听见后面传来金属落地的声音和猛然追赶的脚步声,临也心中一凛,立刻全速向家的方向跑去。
清脆的哒哒声,与自己的帆布鞋不同的材质,应该是皮鞋。落地声并不轻,铿锵有力,看来肌肉力量相当强大,身高应该也不低于180。如果动起手自己除了逃跑大概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方法了。
临也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将力量发挥到了极致,飞速的奔跑,敏捷的跳跃,脑细胞也没闲着,稍稍分析了一下对方,立刻制定出了最佳方案。
真没想到还有人对男人感兴趣呢。虽然我爱着全人类,但并不代表我也会爱跟踪男人的变态怪物呀。真是的,所以说,人类真是太可爱太有趣了呀。人类LOVE!
一边飞速迈动着双腿,一边分析形势,最后再分出一点脑细胞来发表“人类LOVE”的演说。临也一袭黑衣在大街小巷中穿梭,身后的脚步声也阴魂不散执着的跟随。
突然临也停了下来,微微弯下腰撑着膝盖平复略有些紊乱的呼吸。黑色刘海上已经沾了汗,正在缓慢凝成水珠。侧耳一听,那脚步声也已经消失了。
每次到达自己公寓楼下的时候那个人就不会再跟了。也不是没试过在任何一座公寓前停下,但接下来那种灼热的侵略性视线却从来不会消失。除非自己真的回到自己的家。临也心情有些复杂的掏出钥匙,慢慢戳进锁眼。再深吸一口气,极慢极慢的转动——如果可以,还真不想回家呢——“咔。”
锁开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在黑夜里被寂静扭曲。
因为那只会,让人更不安。

推开门,即使是临也也不禁呼吸一顿。饭桌上再次摆上了丰富的菜,甚至还有热过的牛奶——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温热。
家里原本就整洁,但临也每天早上上学或者工作时会将垃圾打包放好在门口等垃圾回收日一起扔掉——晚上回家时,这些东西总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很多东西会有小小的移位,地板被重新拖过,光可鉴人,晒在阳台的衣服也被收了回来,叠的整整齐齐放在衣柜里。
轻啧一声,临也揉揉眼,没有开灯,关上门,换了鞋走进客厅,将自己摔进柔软的沙发。
也不是没试过换锁,但是隔天窗户或者门锁都会有损坏,暴力破开。
临也陷在沙发里,重新整理着脑内的资料。
那人是从三个月前开始跟踪的。刚好是自己刚开始在咖啡店兼职的时候。只要是晚上下班,一定就会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再然后得寸进尺,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将自己的房间仔细收拾,连床底都擦的一干二净——其实挺好奇他怎么搬动那重死人的床的。每晚回去会有丰盛的饭菜与温热的牛奶,浴室里有时也已经放好了洗澡水——连水温都很舒适。被人掌控整个生活的感觉可并不美妙。临也卷起嘴角,露出一个冷淡的笑:“别让我找到你呀,跟踪犯先生。”
那个人穿皮鞋,但穿皮鞋的人实在太多了,仅凭这一点根本没办法锁定目标。不过身高180以上的男性……唔,虽然不多但也并不少。总之现在掌握的信息还太少了。
房子里空气有些沉闷。
“——哈哈,这样,才好玩嘛☆。”良久,临也躺在沙发上,发出一串轻笑。“人类真是,太有趣了呀。”猩红的眸子在黑夜里流过一丝光华。“但是,窥探我折原大神的变态怪物,还是去死吧。”


夜已经深了。
冷风吹动云层,泄进一地僵白的月光。
白色的窗帘上下翻飞,床上已经累坏的临也陷入了熟睡。工作了一整天,晚上回来又赶了论文,还用不少精力在房子里四处寻找那人留下的蛛丝马迹,最后又撑到大半夜想抓那人现行。说到底刚上大一的18岁临也也不过是个得了中二病的天才熊孩子。
翻飞的窗帘中似乎有一块并没有受到夜风影响,依旧垂在窗边,隐约中黑影忽隐忽现。
确定床上的人已经完全进入熟睡,黑影渐渐从窗帘后踱到床边。“哒、哒、哒。”比夜晚跟踪时轻了几十倍的脚步声,在呼啸的风声中几乎被完全掩盖。
轻轻坐在床边,双眸无比热切死死盯紧了熟睡中的人,眼中的侵略性与占有欲完全曝光在浓重的黑暗里。似乎感受到了这过于灼热的眼神,临也清秀的眉蹙了起来。黑影半转过身子,一手撑在临也枕边,一手缓缓抚上他好看的脸——临也有一张远在标准水平之上的,清秀也不足以形容的脸。黑影金色的眼睛爆发出一团令人毛骨悚然的光亮,慢慢压下前身,在临也耳边用带笑而低沉的声音如诅咒一般不断重复同一句话——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临也猛的睁大双眼弹起身,猩红色在黑夜里显得格外诡异。临也抚着心口平复着过于激烈跳动的心跳,昏暗的房间里空无一人。耳边狂热的示爱与呼吸仿佛只是梦境——
临也摸了摸耳后,一片冷汗湿凉。
不是第一次了。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总会觉得有能灼痛人的视线紧紧锁定自己,趴在桌上浅眠也总觉得有人站在背后看着自己——
但这是这么久以来,违和感最强的一次。
临也转头看了看窗外僵白的月色,确定自己睡前关上的窗子并没有被打开,入眠之前彻底搜索过的房间也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临也抓了抓头发,吐出一口浊气,倒头睡下了。
明天还有太多事情要做。

半夜惊醒的临也明显已经疲惫不堪,否则他不会忽略掉重重叠叠的窗帘一角,隐约闪烁的微弱金黄。



空气里在他再次陷入沉睡时,有一声极轻极轻,仿佛融进临也呼吸声里的,幽幽笑声,随着被慢慢推开的窗里透进来的微风一起,泯灭在闪着两团金色光芒的黑夜里。




=====================================TBC================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