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all邪】存活 『章一』 「反苏 略血腥 生存游戏」

【★高亮注意★】1。这篇文阿邪也和原著一样,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从一开始略圣母(其实是错觉…呃第五章就能看出来)到后来慢慢变得成熟。接受不能的请原谅。
2。不是丧尸文或末日文。
3。关于校园存活,这个会在第二章略做解释的,然后慢慢揭开的啦。
4。脑容量不够所以故事没有那么严密的逻辑性,谜底什么的其实也特别简单。见谅啦见谅。
5。半架空,会在第四章由苏妹们简单解释一下哪些架空哪些是原著背景。
6。总之呢,这就是一个苏妹嫉妒害天真——三尊大神各种保护宠爱小天真——刷副本推主线——各种秀恩爱——苏妹嫉妒害天真……这样的故事哟。 ⊙ω⊙ 当然还有被闪瞎眼的胖爷。

啊废话好多放文。

—————————————————————————————————————————————————

章一 暴动

8月10日 4:26 p.m. 男生宿舍3楼370室

吴邪攥紧了手里的黑金短刀,深吸一口气,轻轻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肩。侧躺在地上,床底的储藏空间并不大,恰好能容下吴邪一米八一的大男人。

狭小的空间里空气不流通,吴邪觉得有些闷热。轻轻推开拉门露出一丝缝隙,有些淡淡腥味的空气一丝丝挤了进来。幸好自己比较爱干净常常打扫这里,而且这儿本身也干净,不然不知道多难熬。小花就不能把这空间开拓大点吗以为这是精灵球吗我这体型要是皮卡丘那小智的肩膀可够呛啊。吴邪闷闷的抱怨。

屏息听了听外面的声音,还能远远听见一两声尖利的惨叫。吴邪皱了皱眉。还没结束。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又紧了紧黑金短刀,收起一只脚,用脚背将那头的大白狗腿顶到手边。说起来,这两把刀还是小哥和黑瞎子前段时间送的20岁生日礼物。虽然已经大二了,不过男孩子嘛,看到帅气的武器就跟见了美女似的情不自禁。吴邪左摸摸右看看,爱不释手,小花提议给他在床底开个储藏空间,否则学校里一发现可就惨了。悄悄开了个储藏空间,又被小花一刺激去开了刃,胖子还对着两把宝刀流口水直说吴邪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没想到当初的无心之举现在却是保命之地。吴邪苦涩的笑笑,掏出小花送的白色手机,还有4分钟应该就到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越发担忧的吴邪双眉拧成了麻花。下午上自习课,暴动刚刚发生时,吴邪正戴着耳机听歌看书,突然接到小花的电话,说是让他立刻回宿舍床底藏身,用两把刀防身,他们会在10分钟之后回去找他,说完便挂了电话。听到小花前所未有的严肃紧张语气,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吴邪傻愣愣的顿了顿,环顾四周,才发现周围人眼神已经生变,透着瘆人的冷光,直觉告诉他现在不走大概以后也没机会走了。现在去问小花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在哪估计也不会接电话,如果不回宿舍到时候只怕他们会找不到自己。来不及细想,吴邪粗略考虑了一下,一把扯下耳机扔下书咬咬牙开始狂奔。不算大的校园里已经隐约弥漫着血的腥气。奔回寝室关上门想上锁才想起锁上次被小哥和黑眼镜打架弄坏了还没换,只好匆匆关上门,拉开床底储藏间的拉门平躺滚了进去,伸手拉上门。黑金短刀出鞘,吴邪突然很感谢黑眼镜前段时间突发奇想,说为了能让自己不辜负两把好刀,硬拖了自己去训练基本格斗技巧。现在已经能流畅的用刀,也不觉得黑金短刀有多沉了。吴邪抿抿唇,想起了黑眼镜训练自己时的不留情,撇了撇嘴角。

“咔——”寝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宿舍里无比突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了进来,原本被门隔在外面的污浊空气立刻席卷了整间寝室。吴邪眯了眼,一手捂住口鼻阻挡令人作呕的味道,一手提起黑金横在面前,在有些昏暗的空间里,闪着冷光的锋刃向外,将大白狗腿用膝盖顶到合适的位置,从刚刚拉开的一点点缝隙向外张望。只是位置太低矮,看不见来人,只能看见他身上不时滴落的血。

不是小哥他们。

吴邪做出判断的瞬间就进入备战状态,全身紧绷,棕色眸子在黑暗里闪着细碎的光。

来人在门口站了会儿,吴邪大气也不敢出,看着那人身上滴落的血已经汇成了一大滩血水,暗自心惊,在心里祈祷小哥胖子他们几个能快点来。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步一顿的向吴邪的方向而来。哒,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吴邪的心也越悬越高。握紧黑金的同时心里也开始了犹豫,毕竟,外面可能是活生生的人啊,也许还是朋友或者熟识的同学,这几刀子下去非死即伤……

吴邪犹豫的时间里,那人已经走到了吴邪床前,身后拖了一条长长的血迹,仔细一看,似乎还有一些碎末。更浓郁的腥味扑鼻而来,吴邪险些憋不住。脑子有些发晕,吴邪闭了眼缓解缓解。似乎听见了布料摩擦的声音。再睁开眼时脑中一片清明。

一双通红的眼,正趴在地上,与吴邪对视,不足一米的距离。

吴邪心一瞬间停止了跳动,瞳孔收缩,本想惊叫最后却只剩一声呜咽,黑金短刀一下劈开木板,抬脚就对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踹去。正要踹到时,却生生收住了势。“皮包?!”吴邪惊讶的瞪大了眼。皮包是吴邪在班上玩的挺不错的一个男生,身手矫健不说,感官还特别灵敏。打量了一下皮包,发现他基本全身都是血污,脸上都是喷溅后的血点,嘴角有几道血痕,身上有些地方粘了点碎末。两只手上戴着铁指虎,也已经被血沾满。“皮包你怎么了?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多血?”吴邪立刻惊转喜,直起了身。皮包不说话,慢吞吞站起来,嘴角咧着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直直盯着吴邪。吴邪被他看的背脊发凉,狐疑的看着他,眼里有了一丝戒备,棕色的眸子一沉。“怎么了你小子?”说着就要伸手去拍他肩。皮包的嘴一下咧开,尖利的虎牙上粘了不少碎肉,满是血,向吴邪的手咬去。“卧槽这一口非人类的牙!”吴邪大叫着收回手,身子一矮,避开皮包抓过来的手。“幸好小爷早有准备!”立刻蹲下,用黑金的刀背猛击皮包膝盖,皮包吃痛,闷哼一声,跪倒在地。早有预料的吴邪就势一滚避开皮包坠下的身体,闪到他身后,反手用刀背狠狠敲在皮包后颈。皮包身体一颤,向前倒去。

吴邪站在皮包身后,长出一口气,抖了抖依旧紧绷着肌肉的手臂,抬手擦了擦汗。“吴邪!”转身回望,冷不防撞进张起灵深邃的眸子。吴邪眨了眨眼,摇摇头,笑道:“小哥,我没事。”张起灵微皱着眉,正要说话,就听见黑瞎子轻佻的声音:“都说了小三爷不会有事的。”“不知道谁刚刚在楼下一听到打斗声,立马爆发踹翻几个就往这边冲。”解雨臣松了松粉色衬衫的领口,啪一声合上手机。“咱俩彼此彼此,花儿爷。”黑瞎子眉峰一挑,走到吴邪面前,“不过还是没快过哑巴啊。”张起灵冷冷瞟了正吊着眉峰,笑的有些冷意的黑瞎子一眼,没有说话。三人站成一个弧形,面对吴邪,身上或多或少沾了点儿血迹。吴邪这才发现张起灵背上与自己的黑金短刀极为相似的黑金长刀——就像自己短刀的放大版。跟着自家三叔学过古董鉴定的吴邪可以肯定,这是一把元朝的古刀。吴邪倒抽一口凉气,我靠这刀看起来是龙脊背啊小哥从哪儿搞到的,难不成张家还看脸配给武器吗?小爷我英俊神武标准高富帅学院高材生可惜了没生在张家。诶那为什么妹子们都冲着这闷油瓶子去了…大概是安全感足够的原因,吴邪想着想着就开始神游在外。三人看着眼前明显思维跑偏的吴邪,颇为无奈的轻叹口气,也就只有他能在这种时候都跑偏了。解雨臣轻咳两声,唤回吴邪天马行空的脑子。“啊,小花…”解雨臣微微笑了笑正要开口,“那啥,小哥你这龙呸这刀哪儿来的啊?”解雨臣有种被梗住的感觉看着前一秒还叫自己的人下一刻就转移了目标,自己还没开口。黑瞎子倒是很不客气的笑的弯了腰。“……”张起灵没说话,但是斜着眼看了看解雨臣。“那啥,小三爷,你还是问瞎子吧。这哑巴八十棍子都打不出一个闷屁。”黑瞎子咯咯咯笑着指了指自己。“你知道?”吴邪显然有些惊讶。“当然。不过……”砰一声枪响,脱膛的子弹引起一阵旋风掠过吴邪耳边。“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黑瞎子依旧咯咯咯笑着,不知什么时候抽出的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指向吴邪身后。




——————————————————————————————————————TBC———————————————————————————————————————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