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all邪】存活 『章二』「反苏 生存游戏」

章二 存活

8月10日 4:34 p.m. 男生宿舍楼3楼370室

重物坠地的声音。黑眼镜一手稳稳当当的端着枪,一手推推鼻梁上的墨镜,咯咯咯的笑,慢条斯理的收了枪。吴邪僵硬的转过脖子,像卡带的老旧电影,一帧一帧极慢的动。皮包躺在地上,眉心一个血洞,一点点往外渗着血。吴邪瞳孔一瞬间收缩,怔愣着张了张嘴。皮包虽然已经没了命,但一双通红的眼还是直直的盯着吴邪,嘴角染血,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吴邪背脊有些发凉,不自觉向后退去一步。张起灵见状,不露痕迹的上前一步若有若无的护着他,将吴邪的视线遮挡一部分。吴邪涣散的眼神稍微有点凝聚,低垂的头微微抬起。看着张起灵有些消瘦的身体,却是没来由一阵心安。

“小邪。”解雨臣担忧的看着明显情绪不对的吴邪,瞪了一眼黑眼镜,后者耸了耸肩,扬扬手里的枪,朝吴邪痞笑道:“小三爷,瞎子过会儿跟你解释这些事情,再写份500字检讨,原谅我呗。”吴邪不理他,心里奇怪的感受还没散去。没有任何语言能描述第一次亲眼见到死亡的感受,但是他知道黑眼镜没做错。皮包已经不正常了,他想杀了自己,恐怕皮包身上粘的碎末也是……他吴邪不是圣人,不是圣母白莲花。有人想害他想杀他,他没有理由也不可能去护着想害自己的人而去责怪保护他的人。他只是还不适应。想起自己之前是用刀背攻击皮包而不是刀刃,就是为了不真正伤到他,可是他在自己眼前被杀自己却……吴邪闭上眼。解雨臣看了看他,随手扯了张床单,盖住了地上皮包的尸体。

吴邪自嘲的提提嘴角,暗自叹了一口气。突然听见楼梯上飞速移动的脚步声,咣咣咣,个头不小。
四人对视一眼,拉开架势。吴邪一双棕色眸子瞪的滴溜圆,无比惊讶的看着解雨臣摸出一根短银棍,甩了几甩抽了几抽,立马从胳膊长的棍子变成蟠龙云纹银长棍,眼珠子都要掉下来。解雨臣对吴邪这样的眼神非常满意,给他抛了个花旦的经典媚眼,无视寝室里冷了几分的空气,低头噼噼啪啪按起手机。吴邪抽抽眼角,转了转头,看见黑瞎子无比邪魅的靠在桌边,面朝吴邪,咯咯咯笑得不怀好意,勾着两把沙漠之鹰,两条大长腿一条绷直一条随意弯着。吴邪内心有点无力,卧槽这种坐等视奸的既视感!!小哥呢?眼珠子滴溜转到门边,立马开始卧槽刷屏。张起灵连古刀都没拿出来,双臂环胸,盯着天花板丝毫不动窝。
吴邪觉得唯一紧张的拿着两把利刃摆好架势的自己一下就蠢了。收回沉一些的黑金短刀,摸摸鼻子。反正这三尊大神都这么悠闲小爷我也得表示我很淡定才行。输人不输阵,我要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势。老子是黑/社会老子走路带风老子出场自带BGM和背景板老子是黑/社会老子走路带风老子出场自带BGM和背景板老子是黑/社会……
吴邪跑偏的很high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气沉丹田的怒吼:“我擦小天真你丫的啥时候了还玩过家家你还黑/社会你这是要违背党的领导吗当心组织派人收了你!”吴邪一愣,听着胖子毫无间断中气十足的骂声,脑子一抽:“大侠好功夫!”

※ ※ ※

“……总之,就是这样了。外面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剩下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吴邪顶着胖子的嫌弃黑瞎子的狂笑听完了那十分钟之内发生的事,坐在床边开始整理思绪。下午4:20左右,当时吴邪正在听歌看《鬼吹灯》。而这时学校的广播突然打开了,一个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说:“‘存活’开始。将于8月17日凌晨0点结束。不顾一切的厮杀并活下来吧。祝你们好运。”接着,突然就听见了一阵铜铃的声音,众人的眼神随着铃声越来越奇怪,而在铃声停止了10秒后,所有人都开始残杀。笔、凳子、美工刀、剪刀,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杀人工具,一瞬间血腥味和惨叫声蔓延了整个学校。而就在不久以前,这场杀戮才结束。活下来的,要么是在残杀中存活的人,要么就是像吴邪胖子一样,恰巧没有听到铃声,或者像小哥小花眼镜一样,发现后立刻采取措施没有中招。胖子说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在为了保证革/命的成功率和坚持党的爱护同志的原则在养精蓄锐,铃声停下后一两秒就被周围奇怪的气氛惊醒了。吴邪横他一眼说你丫的直说睡觉就行,扯那么多小牛宝宝当心牛妈妈踢死你。小哥小花和眼镜则是在听见铃声的一瞬间就知道有问题,立刻堵上耳朵,才没有中招。
那么,这个宣布“存活”开始的人是谁?为什么要安排这个“存活”?那个所谓的铜铃声又是怎么回事?他的目的是什么?最后活下来的人又会怎么样?为什么限定的时间是8.17?真的只是因为刚好一个星期吗?难道这人有强迫症不凑个整的就不舒服。吴邪皱皱眉扯回正在奔腾远去的思维。“胖子,”吴邪向胖子说道,“那些活下来的人呢?会怎么样?还是会看到活人就杀吗?”胖子摇摇头,道:“不止。活下来的这些人不像刚开始的那些人。打个比方来说,我们在玩一款游戏,一开始的一大波都是小怪,没有多少智力,只会服从内心的杀戮,不分敌我。而在这些小怪中又隐藏着精英怪,这些精英怪会通过猎杀小怪来获取经验值然后升级。具有一定的智力,会想办法坑人而不是单纯的看着人就跟见了花姑娘似的扑上去。与正常人的区别就是不能说话,只能笑。”吴邪大惊:“这他娘的都行?!你怎么知道的?”胖子愤愤不平道:“你以为胖爷我有你那么好的待遇还有人通知?娘的要不是胖爷我英明神武身体素质高反应力好,一觉起来看着周围气氛不对,为了保存革/命火种踩着风火轮一路飞奔,灵活的左挪右腾,早就成革/命先烈了!来的路上看到不少人,恰好看到一瘦小精英怪猎杀强壮小怪。”吴邪上下瞅了瞅他,微微放松了心情,道:“灵活的死胖子。”便不再言语,心中大骇,没想到这铜铃声竟然这么厉害。所谓的经验值升级是肯定不存在的,难不成最后要灭的是头顶级人形恶龙,通关之后会爆极品装备或者出来几个兔女郎大跳艳舞?吴邪摇摇头,这些所谓的精英怪,应该是本身就有一定本事的人,所以在被铃声迷惑之后还能保有一定的智力判断力。忽然看到胖子背上的登山包,奇道:“胖子,你这包哪儿来的?该不是半路上顺的吧。”在一起这么久从没见过这包啊,而且鼓鼓囊囊的。胖子一把扯下登山包,拍了拍,道:“去你的,胖爷是那么坏的人吗?啊?这个啊。这个就是……”“是在学校里发现的吧。估计里面全是武器,咯咯咯。那小子手上的指虎应该也是在学校里找到的,还有我的枪。哑巴的古刀和花儿爷的仙猴棍子是他们做事儿的标准配备。”打断胖子的话,黑瞎子走到吴邪旁边坐下,瞟了瞟被床单盖住的皮包。“小三爷,说好了要瞎子解释的。咯咯咯。”吴邪有些惊恐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瞎子,有种被调戏的错觉。“叮——”原来黑金古刀出鞘的声音这么好听啊不愧是龙脊背呸闷油瓶你拔刀干嘛。“……”张起灵没说话,冷冷的看着快要贴到吴邪身上的黑瞎子,黑瞎子也不示弱,毫不动窝,气压越来越低。胖子暗自心惊却又不太敢更不太想插进去,解雨臣啧一声,桃花眼一瞪黑瞎子,道:“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啪合上手机,长腿一迈走到吴邪面前,扯开黑瞎子。“学校里现在到处都藏着武器,还有一些物资,作为辅助我们活下去和杀掉其他人的工具。”“杀掉其他人?”吴邪脑子发蒙。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对曾经的同学们拔刀相向。解雨臣叹了口气,弯下腰,伸出手盖上吴邪发顶:“小邪,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吴邪还是呆愣愣的样子,不知所措。张起灵看着不言不语的吴邪,觉得心口有些不舒服,拉起吴邪,淡淡道:“跟紧我。”我会保护你。吴邪看着张起灵乌黑的瞳孔,深邃的像黑洞,却有着神奇的力量,每一次每一次,都能安抚吴邪纷乱的情绪。只要有小哥在,他就觉得什么都不用怕,有种莫名的心安。好像突然发现这样近的距离有些暧昧,吴邪血气上涌,忙向后退一步,抬手捂住一只耳朵:“嗯。”
解雨臣出神的看着吴邪仍旧露着耳尖的红透的耳朵,仿佛看见还是幼童的他,也是这样红着耳尖,对自己说:“小花,你等我长大,我就接你回家。”解雨臣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甩甩头,从回忆挣脱。

“胖爷眼睛要瞎啦!小天真你能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吗?”胖子捂住眼睛,又从指缝里露出绿豆眼偷窥。“得了吧胖爷,别说自己是单身狗了。狗在你这个年龄早死了。”吴邪半腆着脸没好气的撇了胖子一眼。“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啊小三爷?咯咯咯。”黑瞎子发现自己被冷落有一会儿了,瞅准机会刷存在感。吴邪想了想,道:“去看看学校里还有没有别的幸存者吧。顺便去广播室看看,希望会有线索留下。”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