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真遥】尾尖 chapter.07


Chapter Ⅶ

一候鹿角解,二候蝉始鸣,三候半夏生。

今天对于真琴和遥是个特殊的日子,纵使夏日炎炎。6月30,初夏将转入盛夏。遥就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诞生的。真琴很早就开始筹划了,虽然最后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不过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遥蜷在真琴头顶,爪子时不时拨拉一下真琴茶色的头发,眼睛半眯着,不是耸耸耳朵。傍晚的阳光晒的有些昏昏欲睡。今天正式进入一岁的遥已经长得非常漂亮了,身为名贵猫种的美貌浑然天成,也不算是只多大的猫,刚好能蜷成一团,睡在真琴头顶。但站起来时,流线型的身体一览无余。
遥懒洋洋的不是转头看看街道上是否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如果有,就轻轻扯动真琴的头发,示意他向那边去。街上人太多,不能直接交流,只好这样了。
更何况身边还跟了一个拖油瓶。遥微微皱了皱眉,再次扫一眼不停试图找话题的黑川纪奈,有些烦躁的扒了扒真琴的头发。真琴伸出手,安抚性的摸了摸遥的头。遥敏感的感觉到真琴微不可觉的一丝烦闷。真琴可不认为这次出门碰到黑川是巧合。包括之前的十几次 “ 偶遇 ” 。啧,醉翁之意。只是真琴向来温润,对方又是个女生,除了朝夕相处的遥,别人根本无法察觉他的烦躁。

黑川其实想得很简单。她希望借由一次次的接近提高自己在真琴心里的存在感和好感度。至于那只被真琴各种心疼宠溺的宝贝猫,黑川并没有放在心上。一只动物而已,大概真琴花了很多很多钱买的吧。黑川转过头,她又想到了一个话题。却见真琴又一次伸出手确认那只猫有没有掉下来的危险,黑川皱皱眉,真琴好像太宠溺这只猫了。转念一想,既然这只猫这么得真琴宠爱,那么自己也可以跟这只猫亲近,也就能跟真琴亲近了。虽然自己真的不怎么喜欢这只冷淡的猫。黑川朝真琴一笑:“ 橘君,你的猫真可爱呢。他叫什么名字?” “ 啊。他叫遥。” 真琴微微笑着,绿眸里波光流转,说出恋人的名字。“ 很可爱呢。皮毛跟锦缎似的,眼睛很蓝,看起来灵气十足,连尾巴尖都很漂亮呢。橘君把它照顾得很好呢,一定很喜欢它吧。” “ 啊,是啊。很…………喜欢呢。到爱的程度了。” 真琴说着,伸出手抱下遥,不意外的看见遥的耳朵尖抖了抖,撇过小小的猫脸,不看自己。真琴柔柔一笑,蹭蹭遥的前额,又放上头顶。黑川在一边看着一人一猫的互动,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隔绝了似的,他们之间太融洽太紧密了,好像谁都无法挤入他们之间。这种感觉很怪异,但是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
正想着,黑川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黑川掏出手机,原来是闹钟。家里门禁很严,该回去了。有些不甘似的,黑川咬咬嘴唇,轻叹一声,转而向真琴告别。

没关系,反正来日方长。

遥趴在真琴头上,看着黑川终于消失在人海里,两只同时松了一口气。“ 啊啊啊,真是….总算走了呢。” 真琴无奈的抱怨。“ 这可不像是你该说的话的。” 遥小小的翻了个白眼。四处望望,忽然瞥见街对面的一角幽蓝。抖抖耳朵,轻轻扯了扯真琴的头发,示意真琴向那个方向看去。真琴会意,转过头去,原来是一家装修别出心裁的水族馆,名字取的十分大众,幽蓝海底。真琴抬脚便向那而去。

拉开门,踏上一层玻璃地板,才知道什么叫幽蓝海底。头上的灯应该是特别定制的鱼影灯。天花板整个嵌了稍暗的蓝白色大型顶灯,灯下,是一个巨大的鱼缸,似乎是吊在天花板上,需要更换时可以用按在墙上的摇杆摇下来。一尾尾五彩斑斓的鱼在透明鱼缸内游动,曼妙的影子投射在真琴身上。四周的墙上都零散的铺着鱼形的暗白色灯,整个馆内不昏暗却又显得幽静。真琴呆呆的看着这大型的鱼影灯,正暗自赞叹的时候,趴在真琴头顶的遥却拍了拍他的头,示意他看地上。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才真的明白为什么叫海底。一层钢化玻璃硬生生将地板抬高,而玻璃地板下的空间,被店主做成了仿真海底。一层柔软白沙铺上面,这里多一点,那里薄一点,又零星点缀着珊瑚、仿真龙虾、海星,再加上鱼影灯投下的游动鱼影,让人不由得产生了漂浮在海底般的感受。

当然,水族馆里也摆放着不少鱼缸。真琴顶着遥,在店内四处转悠。走过一个放在地上的无盖大型鱼缸时,真琴感觉到了头上遥的蠢蠢欲动:“ 小遥,这里可不能跳…..” 话音未落,遥已经以一个非常适合他流线型身体的动作下跳了。也还好真琴早有心理准备,适时伸出手一捞,顺利捕获不悦的小遥一只。“ 乖,这里是外面,不能跟别人添麻烦的。小遥听话啦。” 遥不情愿的趴了耳朵,眨巴眨巴海蓝色眼睛,撇过脸去,却还是轻轻摇了摇灰蓝色的尾尖。真琴知道,遥这是听话了。心里不由一阵柔软,又把遥往怀里带了带。遥微微直了直身子,蹭了蹭真琴胸口。忽然看到一条鱼影停在真琴锁骨,遥玩心大起,稍稍弓起身体,猛地抬起两只前爪,上身直直扑向真琴锁骨。真琴被遥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再一看,才明白遥这是在玩,不自禁卷起嘴角。柔绿的眼眸里柔光更甚。而遥见那鱼影仍旧停住不动,自觉无趣,又窝回真琴怀里。

两只又转了转,却并未发现店主。真琴再次将视线投向怀里的遥,刚好看见一尾鱼影停留在遥的头上,一只手伸出想要触碰。正在指尖刚刚触及时,那鱼影似有所感,慌忙逃走了。

又等了等,还没人,只好下次再来了。真琴抱着遥,推开门,离开了身后一袭幽蓝。

山里的夜风有些凉。真琴看着正悠然坐在半山腰平台护栏上的遥,灰蓝色的尾巴盘在身前,不时晃晃尾尖。深邃蓝黑色的天空像一块巨大的墨蓝宝石嵌在头顶,零碎的繁星散散点缀着,映在遥海蓝色的眼睛里。真琴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海是倒过来的天。

不经意视野边缘晃过一点浮动的绿光。真琴转过头,却见平台后的树林里,星星点点的浮动着荧绿的光,像是坠到山林的流动星河。“ 小遥,小遥,快看这边。” 真琴轻轻唤着,唯恐声音稍大了一点,吓散了这星河。遥转过头,正好有几只萤火虫轻飘飘飞到真琴身前,上下浮动着,真琴的眼眸本就是柔润的绿色。遥有些恍惚的看着。

“ 砰——” 正当一人一猫愣神的时候,一声爆炸声响彻天空。遥条件反射的抬起头,却见墨蓝的天空炸开了一朵蓝色的花火。像是催开了花火盛宴的帷幕似的,一朵接一朵的花火迅速上升,蓦然盛开。五彩的光映在两人身上,真琴站在遥身后,温柔的看着正兀自欣赏着花火盛宴的遥,眼里的宠爱快滴出来。蓝色、绿色、黄色、紫色、红色的花火交替开着,最多的还是蓝色和绿色。遥一双海蓝的眼动也不动的看着花火,真琴一双柔绿的眸眨也不眨的看着遥。终于,最后一朵蓝色花火转成绿色后,这场盛宴才算是结束了。

遥垂下头,转转有些僵硬的脖子,转身看着真琴。真琴衔着一抹笑,走上前,轻轻举起遥。“ 生日快乐,小遥。我让渚和怜放的。” 遥并不说话,只是向前凑了凑猫脑袋。真琴会意,额头顶上遥毛绒绒的前额,鼻尖蹭上遥有些湿润的鼻尖。

树林里原本被花火吓散的萤火虫也慢慢出来了,环绕在他们身边。

这大概是他们能做到的,最近的距离了。

一候鹿角解,二候蝉始鸣,三候半夏生。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