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真遥】尾尖 chapter.08


Chapter Ⅷ

“橘君,看你出了这么多汗,一定很累吧。我给你准备了毛巾,如不嫌弃的话请用。”真琴万般无奈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自顾自羞涩的黑川,头上因为刚刚的100米短跑汗水正一股一股的往下流。“啊….谢谢你啊黑川同学,不过不用了,我自己有带的….”客气的话说到一半顿了顿,真琴看见在黑川背后,遥正叼着自己的毛巾迈着优雅的猫步向自己而来。“啊,你看,我的宝贝猫都把我的毛巾拿过来了呢。” 笑着看着灰蓝色的猫,甩着灰蓝色的纤细尾巴,海蓝色的眼睛,因为现在是白天,光线太强,本该圆润的眼珠现在却成了竖着的黑仁,平添一分鬼魅。真琴绕开欲言又止的黑川,半跪在地上,遥也不客气,蹬着真琴腿,几次轻盈跳跃便跃上了真琴肩头,一甩头将浅蓝色的毛巾盖在真琴头上:“擦擦。会感冒。”真琴不自觉勾起温润的弧度:“恩,知道啦,小遥。”擦了擦汗,又蹭了蹭遥毛绒绒的脑袋,将遥抱在怀中,目光不由的暖了许多。

………我讨厌运动会。遥在心里腹谤。本来学校是不允许带宠物进入的,只不过遥本就比较娇小,躲在真琴书包里便进了学校。真琴人缘又好,遥又确实长得非常漂亮,跟同学们一打招呼,大家也就帮着隐瞒了。但是现在遥很郁闷,周围一群女生一直围着自己,这个要摸摸,那个要抱抱,他发誓他真的很想一爪子挠上去或者立刻奔回真琴的头顶…..好像怀里更不错。

昨晚真琴回去后便告诉了遥他明天是运动会,可以不用上课了。盘坐在他身前的遥直直地盯着他看,一双深海眼眸里波光打着旋儿,真琴有些呆愣,看着遥的蓝眸里映出自己的身影,他似乎看见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坐在自己面前,黑色的发,也是这样深海蓝的眼眸,一张脸青涩却又沉静,身高没办法准确目测,不过大概比自己矮…..真琴眨眨眼,却又只见到自己身前还是那只可爱的猫。“我陪你去。”“诶?可是小遥…”“我要去。”“但是…”“真琴….”“…….好啦知道了啦。小遥乖,来抱抱。”“…..真琴你还没有洗澡。”

………我讨厌运动会。真琴在心里叹气。黑川同学请你不要再盯着我不放了好吗….我的背上都快被你看出洞了啊…..小遥都生气了….真琴真的觉得很郁闷。他不过是因为没有游泳这个比赛项目所以才报了100米和400米接力,小遥执意要来看他比赛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很开心,但是怀里的小遥现在的表情明显不开心了。怎么办…..真琴苦着一张脸,歉意的眼神从碧绿的眼眸里伴着宠溺倾泻而出,直直望进窝在真琴怀中正生着闷气的遥心里。“ …..哼。”遥顿了顿,撇过头去,避开真琴的绿眸。过了会儿,又看向黑川。那个女人,视线一直追着真琴,一旦真琴有了什么表情变化或者需要什么物品的时候,她绝对是第一个上去的…..遥皱着一张小小猫脸,看着黑川再一次拿着瓶水向真琴走来。

明明你应该是我的。
明明在一起的是我们。
可是,能够拿着水向你走去的那个,不是我。

水平线那边的太阳早已收敛了过分激烈的阳光,暖暖的夕色洒在真琴和坐在他肩膀上的遥身上。真琴的比赛在今天都已经全部结束,明天就没他什么事了。
可以专心陪着小遥了。遥坐在真琴肩上,不时轻轻晃动尾尖。

“遥。”洗完澡后的真琴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盘腿坐在榻榻米上,遥在他对面。遥并不回答,只是抬起头看着真琴。“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去看我运动会呢?”“ ……不为什么。”遥有些生硬的撇过头去。“诶诶诶,为什么嘛。” “……..所以说了不为什么。”真琴有些挫败,转念一想,勾起一抹笑,将毛巾搭在脖子上,单手撑着下巴,眼角带笑装作看着电视:“啊…..好可惜呢,本来看着小遥已经长大了原来那个木桶已经小了,打算再买一个呢….. ”真琴有些恶作剧的微微瞥下眼,果然看见遥的耳朵尖抖了抖。“可是小遥现在这样好像不太喜欢呢….. ”恶劣的家伙。遥在心里暗暗说道,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转正了头,直视着真琴。真琴有些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听说明天青花鱼特价呢…… ”“…… ”真琴估摸着差不多了,低下头,果然看见遥正襟危坐,一双水眸里波光流转。“ …….真琴。”“恩?~ ”上扬的尾音明确表示了他现在很开心。“ …….因为你昨晚说的梦话…. ”遥垂下头,含糊不清的声音传来。“梦话?”这下轮到真琴睁大眼睛了。“ ….恩。”“我说了什么?”“ …… ”遥似乎不太想说,海蓝的眼睛四处看,就是没有一个定点。“小遥…..木桶…青花鱼….水…. ”真琴又开始恶劣了。“ ……..你在梦里问我去哪里了。”真琴一愣,一些模糊的片段闪过脑海。似乎运动会前晚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不好的梦。似乎梦里小遥不见了,自己怎么找都找不到,于是一直喊着小遥你在哪、小遥我好想你….醒来时便看见遥的一双蓝眸直直看到自己心里,那时自己还诧异遥居然醒那么早。

怪不得。怪不得一醒来就看见他柔软的眼眸,怪不得他执意要陪着自己。

“真琴。”正当真琴发愣时,遥轻轻唤了他一声。“啊?小遥怎么了?”收回神的真琴抱起遥,将怀里软顺的小小身体抱的紧了紧。“ …….如果以后你想见我了,你就叫我的名字,最多三次,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的。”说完这句,似乎遥自己也觉得有些那什么了,急急跃下地面,径直向卧室跑去。
小遥……真琴有些哭笑不得看着那明明温柔体贴的不行却又薄脸皮的小小恋人。

傻瓜。
真琴在心里轻轻说道。
小遥你,本就是无时无刻都在我身边的啊。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