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楚路】不唱情歌 『上』「甜虐偏甜 架空 中短 HE」


“我喜欢你啊,师兄。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啦。我看过你一个人在篮球场投篮,一个人在教室打扫卫生,一个人在琴房练琴,一个人在窗前看几小时的雨,还有——”“抱歉,夏弥。”楚子航难有波动的如墨瞳孔终于罕见的有了愧疚。还以为你特么眼睛真的就是块黑白的会动的石头,跟鬼故事里会转眼睛的石像一样。夏弥居然还有空这样想。“你是我妹妹。但是,只是妹妹。”楚子航低垂了眼睛看着地板,拒绝别的女生可绝对没有拒绝夏弥这么难。毕竟他是真的把她当最亲的妹妹看。“诶师兄你用不着这样啦,其实我早就有所准备的嘛。”夏弥攥紧了手中的银色小钥匙,对楚子航一乐。“师兄你肯定有喜欢的人所以才拒绝我的是吧。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打动你这块木头啊。还是圣母玛利亚终于降临拯救你的面瘫了?”夏弥没有觉得多疼,只是觉得太空洞,心脏的位置空了一大块,凉嗖嗖的漏着风。所以不得不说很多很多话,像是要填补一样。楚子航看着白烂话连篇的夏弥,目光却突然放柔了,墨般漆黑的眸子突然像是晕染开的水墨画,亮起点点光斑。更像是,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嗯。”夏弥看着他猛然柔和的目光和出乎意料的回答,一下怔住了。她本以为楚子航会说暂时没这个打算什么的。“……哪家姑娘这么有福气傍上了此獠当诛榜的隐藏boss了?她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他不是姑娘。他姓路。”

“路明非。”

仕兰中学是贵族学院。出来的学生都是全世界各大名校的宠儿。

楚子航是仕兰中学的传奇,也是仕兰中学此獠当诛榜永远的隐藏第一。高三学长,帅气冷淡,富二代,面瘫但是性格温柔,成绩永远年级榜首,篮球一级棒,嗓音完美,唱的每一首歌都能让人沉醉,每次他都谢幕下台了观众才反应过来,传说中的人物。除了性格孤僻一点没有任何瑕疵。也许这一点反而能为他增光不少。毕竟每个女孩儿都渴望自己成为照亮孤独少年的一缕阳光然后被捧在手心上静静地焚香。
这样的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整个学校的焦点。女生的白马王子,男生的眼中钉。

不过也许也是某些男生的白马王子。


其实夏弥说他是木头是错的。楚子航其实并不是那些人以为的低情商榆木脑袋。唱歌是极度需要感情张力的事情,而能把人唱到落泪的楚子航又怎么可能是低情商。
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就像他不知道要怎么告诉衰衰的小师弟其实自己很喜欢他。不是朋友的喜欢不是兄弟的喜欢,而是想要和他上床想要拥有他的喜欢。
恋人的喜欢。
确切的说,是爱。

路明非是个超衰的小孩儿。整个仕兰中学的笑话来源地。父母满世界转悠似乎忘了他们还在某一时刻心血来潮造了个人,除了每个月准时到达卡上的生活费。路明非从初中就搬出了婶婶家,寄人篱下的日子其实真的不太好过,他宁愿自己一个人过着累一点儿也不想再每天每夜都要看人脸色了。
暗恋校花陈雯雯暗恋的全校皆知,狗腿的加入陈雯雯的文学社,赵孟华对他冷嘲热讽也只是傻笑着摸摸头,一副败狗的模样。
“你看,我就是这么个小衰仔嘛。也不是网络小说中的男主,废柴意外发现自己是黑道少主啊捡到秘籍啊落进水潭穿越成大法师啊之类的是不可能的。如果现在来个仙风道骨侠客气息的人拉着我说诶我看你骨骼精奇八脉自通是个练武奇才世界等着你去拯救balabala的,我一定满脸惊恐的尖叫警/察蜀黎就是这个人难道精神病院攻占地球了吗。”你看,他就是这么说自己的。

他向来不会拒绝任何关于陈雯雯的事情。所以现在被拉在这里当个小写的i大概也是活该。

楚子航就是在这时候看见了他。
他经过走廊,无意间从半敞开的门口看进去,在人头攒动的会场里一眼就看见了角落的小写i。小衰仔耷拉着头,像只落了水的小狗,浑身湿淋淋的孤独,小心翼翼的存在那个热闹的空间里,与世隔绝般的孤独落寞,像一张巨口,那个瘦弱伶仃的身影就这样一口一口的被它吞吃,然后不复存在。

也不知道楚子航那时候是哪根神经一下欢脱了起来,他想了想,拨通了管家的电话,说了几句,要挂的时候不太放心又嘱咐了好几句快一点。然后把手机揣进兜里,整了整身上D&G的限量版风衣,理了理里头Burberry今年新出炉前几天还在新品发布会上秀T台的衣服,清了清嗓子,戴上了墨镜。确定一切无虞,然后他就做了改变他以后一生的动作。确切的说,是改变了他和路明非共有的一生。尤其是改变了这个小衰仔的人生路。
他推开了那扇半敞半掩的门。
他听见自己的清冽如长白雪松的声音说——“Ricardo.M.路。路明非,你确定还要参加这个聚会么,没多少时间了。我妈已经派人来接我们了。”这样高调的撒谎并不符合楚子航的性格。他暗暗皱了皱眉。
楚子航的声音并不大,但整个会场一瞬间鸦雀无声。楚子航信步朝角落下巴已经落到地上的路明非走去,一手抄在风衣的兜里,一手缓缓摘下墨镜。“楚子航。都是校友,不用那么拘束。”

然后楚子航和路明非就这么熟络了起来。
楚子航其实知道这个小衰仔真的一点都不衰,哪怕他眼神卑贱悲伤又满是低微,但这并不妨碍他看清路明非眼里潜藏的小小狮子。

路明非的脸其实非常清秀。邻家男孩那种干净透彻的模样。只是他常常低着头,过长的栗色刘海掩盖了他清秀的面庞。而与他的脸一同被掩盖的,还有路明非那着实令人惊艳的声音。






如果要楚子航用路明非的白烂话来讲,就是“开口跪”。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