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楚路】不唱情歌 『中上』「架空 中短 HE」


路明非很少开口唱歌,连瞎哼哼都很少,但这不代表他永远不会开口唱歌。
楚子航也是在这非常偶然的时候才非常偶然的听见他非常偶然的歌声的。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偶然,有的都只是必然。就好像当初他偶然朝人海茫茫的会场看去的那一眼。

已经放学很久了,学校里的人走的都差不多了,楚子航却还在琴房练琴。一个人练琴。所有人都以为他喜欢孤单。然后在那首《爱的礼赞》的中间间隔部分,听见了熟悉又陌生的歌声。熟悉是因为这个声音他几乎天天都会听见,陌生,是因为此刻这个声音是那么缥缈难言。

要怎么形容那个歌声呢?楚子航本就匮乏的语言瞬间就被压榨干净了。你不能指望一个安慰人只会说冰下的鱼陪你去打爆陈雯雯车轴这种意味不明只有路明非能理解的话的人有多少词汇。
但那歌声是种安抚人心又撩动人心的力量。
如果别人形容楚子航的歌声是清冽如同积年不化的冰川雪松,那么路明非就是个最善良最单纯也是最孤独的塞壬海妖。他向海面上的人低声吟唱,不是为了诱惑你去撞上浮浮沉沉的礁石,而是提醒你,安抚你,指引你——但他终究还是只海妖,你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

楚子航就是在这种不由自主的指引下走上了天台。缥缈的声音也终于越来越近而富有如同丝绸一般的质感。
路明非唱的是一首很老的歌。
萧亚轩的《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国产动画《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主题曲之一。楚子航都不得不承认这部动画一定是中国最好的国产之一。
包括那首《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
那是首挺欢快的歌。一个人终于找到了命定之人的欣喜,终于脱出了孤单泥潭的快乐。
但是路明非的歌声还是那样孤独。就像被遗忘在北冰洋上的一只海妖。无奈,孤单,寂寞,还有无尽的等待和绝望。

路明非一定是有喜欢的人了。楚子航可以这样肯定的说。一定。
情歌不是说唱就能唱出来的。就连楚子航自己都不行。你让他唱周董的《无双》,他能给你唱的气势滔天如同君临天下的烈焰,就像你让一个神级狙击手打易拉罐一样准,指哪儿打哪儿。但如果你让他唱周董的《不能说的秘密》,他也能给你唱的温柔绵绵,但也只是温柔绵绵。那些不舍那些深情那些辗转反侧的缱绻他唱不出来。








至少以前的他唱不出来。

但这首《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却让路明非唱的千回百转。他好像可以亲眼看见那个衰小孩儿在喜欢的人面前是怎样的无奈与快乐。明明是那样直接浅白的旋律。偏偏那声音里浓的化不开的寂寞孤单和绝望刺的楚子航心口发酸。
他想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衰仔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楚子航第一次见到路明非是在那个雨连成幕的下午。也就是夏弥说的他一个人看了好几个小时雨的那天。
楚子航平淡着一张脸,盯着天上不断降落的雨,浅浅哼起《六月的雨》,虽然没什么情感也不怎么应景,但他就当练嗓一样小声哼唱着。他并不急着回去。
钢琴小美女柳淼淼走过来,羞涩又大方的问要不要捎他一程,楚子航摇摇头说了声谢谢礼貌的拒绝了。柳淼淼以为他是在等他家的奔驰来接,所以惋惜了一下也准备转身走了。“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一程吧!”路明非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提着书包跑的飞快,对着柳淼淼笑的狗腿。但是钢琴小美女连眼神都不曾给他,只是撑着伞走远了,留下一句我跟你又不顺路。
其实她跟楚子航也未必顺路。

楚子航看着那个站在走廊边被雨飘湿了裤脚的小衰仔。小衰仔歪着头看着大得几乎看不清路的雨,揉了揉鼻子,耸耸肩。好像刚刚被拒绝现在要淋雨回家的人不是他一般的无所谓。
楚子航看了他一会儿,刚想开口说我可以捎你,他就已经抬起头,顶着书包冲进了雨里。
楚子航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有一瞬间被那张脸小小震惊了一下。美女他看的很多,陈雯雯那样的民国少女,柳淼淼那样的气质少女,苏晓樯那样的小天女。路明非的脸不是顶尖的好看,但就是让人移不开眼。清新自然清秀透彻,像邻家男孩在阳光下对着你微微一笑的那种模样。不是那么美那么帅,但是却让人念念不忘。
但更让楚子航记住他的,是他琥珀色瞳孔里,隔世的孤独。

然后楚子航就开始有意无意的留意这个学弟。做操时懒懒散散的他,被老师说是秤砣时低落无谓的他,和陈雯雯说话时欣喜无措的他。
还有路明非陪着陈雯雯做值日,陈雯雯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裙裾微微晃动,粉笔灰在阳光下反而像是散发着微光的星尘,路明非就趴在桌上看着那个白色衣裙的女孩儿,在阳光里显得有些透明的皮肤。
而不远处的香樟树下,就是一直看着他的楚子航。

楚子航皱皱眉,正想移开视线时,路明非却好像有所感一样,转头看向窗外——看向香樟树下的楚子航。
然后大概是有点害羞。对着楚子航露出了一个青涩的笑,小虎牙尖尖。
楚子航永远都记得那个笑。也就是这个笑,让楚子航在后来的那一天把小衰仔拉出了会场。
温柔的阳光下邻家的弟弟有着一头同样温柔柔软的棕发,发梢在阳光里散着若有若无的光,他的皮肤在阳光里翻的透明,白色衬衣在微风里轻轻流动,香樟树的香气隐隐约约的环绕在鼻尖,然后这个清秀的邻家男孩就在这样的情景里,对他露出了一个青涩的笑。尖尖的小虎牙露在外面,琥珀色的眸子里光华流转,那天雨幕里隔世的孤独仿佛都被这阳光融化成了温柔的光斑,嘴角弯弯。

一瞬间楚子航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在这个青涩的笑里了。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