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楚路】不唱情歌 『中』「架空 中短 HE」


楚子航站在天台门口听了很久,听着路明非把那首歌翻来覆去的唱着。
“爱 原来是这么个模样,
近在眼前却不一定能够一眼看穿。
过往四处探访 却总是徒劳而返。
只一秒你就轻易的 攻入我心上。”
楚子航跟着轻声哼唱。唱到这一段最后那句还是开了口。可不是吗,一个笑而已,就什么心防都被破开了。
清冽的声线慢慢柔和下来,柔情似水,如同情人间的低声轻语。这哪里还是当初的那个楚子航?

“该怎么形容我此刻的感想,
如果你了解我过往的渴望。
当过尽了千帆你还在身旁,
仿佛是一道烛光。”
明明是那么美好的词。我在孤单里等了那么那么久,终于等到你来到我身旁。
可路明非唱的那么那么悲伤。那种爱而不得的绝望,永无来日的无奈,害怕着或许一旦被发现就会万劫不复,所以只能把自己的情意潜藏在最深处,最深处。暗无天日,永不见光。

多像楚子航。

楚子航想起初见时冲入雨中的瘦弱背影,想起他抬起头一瞬间的清秀脸庞,想起他第一次叫自己“师兄”那种青涩的模样,想起他………
想起很多路明非在某个瞬间的样子。
然后最后定格的,还是在有着香樟树香气和温柔阳光的下午,他隔着一扇玻璃窗,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的样子。
青涩,清秀,干净而永恒。

喜欢,就是当你遇见那个人的时候,世上的一切突然都有了色彩。
那天金色的阳光,香樟树的绿色枝叶,路明非白色的衬衣,棕色的发,琥珀色的瞳——还有他尖尖的虎牙,翘起的粉色唇角。

那么多那么多个路明非的脸那么多那么多关于路明非的过往。
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慢慢喜欢甚至爱上路明非的楚子航。

楚子航再回过神时,路明非已经悠悠的唱到了第二段副歌了。
“该怎么形容我此刻的感想,
如果你了解我过往的渴望。
当过尽了千帆你还在身旁,
仿佛是一道烛光。”
楚子航已经高三生了,上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
也许再不说以后就来不及了呢?楚子航定了定神,墨黑的瞳孔闪过一丝光芒。

“你怎么知道我还等待情感,
当所有人以为我喜欢孤单。”
一道清冽如冰泉的声音在天台门口响起,路明非一惊,猛一转头,看见了刚推开门的楚子航。
“是你敲我的门再把我点亮,
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
楚子航反手轻轻关上门,嘴里依旧唱着那首找到命定之人的情歌。
“该怎么形容我此刻的感想,
如果你了解我过往的渴望。
当过尽了千帆你还在身旁,
仿佛是一道烛光。”
他目光灼灼,已经黑下来的天空上已经有了点点星光。如同水墨画般的眸子里映照出小衰仔惊讶的模样。
“你怎么知道我还等待情感,
当所有人以为我喜欢孤单。
是你敲我的门再把我点亮,
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

一曲终了。楚子航看着在暮色中像条受惊小狗的路明非,瞳孔里光芒明亮。路明非被怔在天台栏杆旁,不知道该从哪吐槽起。是师兄原来也会唱这种歌,还是师兄什么时候连唱情歌都能唱的这样温柔缱绻还给不给屌丝活路难不成有了喜欢的人吗还是——最终他也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要说什么呢?明明以为学校里已经没人了,才敢这样放任自己不用刻意压制着声音去唱——不用刻意压制着感情去唱。
他怎么敢放纵自己的感情呢?那样热烈又无望的情意。
是从这个人说让自己叫他师兄然后不嫌弃的带他回家介绍给这个人的母亲说自己是他朋友开始的?是从那个冷冽的人踏进会场风风光光把自己带走的时候开始的?还是从更早一些那天香樟树下无意识对他一笑而他也回以一笑开始的?
路明非不记得了。但这首歌太适合楚子航对于他来讲是怎样的意义了。

路明非的人生相当普通甚至带着些许灰色的意味。因为习惯了孤独所以从来不觉得孤独。因为习惯了暗恋所以从来不会去争取。反正一回生二回熟又不是第一次,不就是难受一点,又能怎么样呢?
更何况这一次他暗恋的,是路明非这个小衰仔永远高攀不起的楚子航。被曝光了大概自己会横尸街头吧。

但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啊。是他把自己从与世隔绝的孤独里拉出来,是他用水墨画般的眸子看着他对他说你不是废柴你的眼睛里有一头狮子,是他说会一直罩着他。从香樟树下无意识的一笑开始。灰暗的天仿佛一下就被冲刷成了深深浅浅的蓝,香樟树的绿叶,金色的阳光,楚子航黑色的发,子夜般的瞳。那天楚子航穿着的墨蓝格子衬衫。整个世界突然全都明亮了起来。

所以弱弱的小衰仔只能在所有人都消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无望又无奈的哼唱这首歌。
孤独又绝望的,哼唱起这首轻快的情歌。

“师、师兄。啊哈哈你怎么也来这儿了股票跌了要来天台排队吗。”路明非回过神,一如既往的说起白烂话。其实路明非很想问师兄你怎么突然连情歌都唱的这么好了难道有喜欢的人吗师兄你终于开窍了啊——可是他不敢。就算自欺欺人好了,他是真的不想听见那个回答。
楚子航没有说话。
路明非许久没听见他的声音,抬起了头——然后就看见了暮色中的那双眸子里,深深浅浅的星光。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路明非几乎是瞬间就沦陷进了那潭墨黑的明亮沼泽。

“——There I was again tonight,
Forcing laughter faking smiles,
Same motel at lonely place.”
寂静的夜空里突然响起楚子航清冷的声音。
是《Enchanted》。
“Walls of insincerity,
Shifting eyes and vacancy.
Vanished when I saw your face,
All I can say is,
it was enchanting to meet you.”
遇见你,让我身中魔咒。

楚子航真的不太会说话,也许他的技能树上语言这一栏只点了基本技能而且只有1点。但他的智商情商还有唱歌的技能可是点的快封顶了。
如果不能说不会说,那么,我就唱给你听。

“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t you let it go .
I'm wonderstruck, blushing all the way home .
I'll spend forever wondering if you knew .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too .”

从来都是冰冻的山雪,突然开始慢慢消融。一丝一缕的情意缠绕着永不停歇的温柔缱绻,慢慢的倾泻而出。在无人的校园天台,合着星光璀璨,向小衰仔用旋律诉说着楚子航的温柔心意。

“This is me praying that,
This was the very first page.
Not where the story line ends.
My thoughts will echo your name,
Until I see you again.
These are the words I held back,
As I was leaving too soon.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路明非看着唱着情歌的楚子航,子夜般的眼眸此时却闪动着连星光都自愧不如的光芒。也许师兄是不小心把银河系塞进眼睛里了。路明非这样想着。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不大对劲——自己的身影,慢慢出现在那双从来没有过人影的眼睛里。
楚子航踏着他用真正的柔情唱出的第一首情歌,顶着夜幕四合而闪亮天际的星河,一步一步,向路明非靠近。

“I was never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I never had somebody waiting on me.
Cause you were all of my dream come true.
And I just wish you knew,
Ricardo I was so in love with you .”
而Ricardo,就是路明非的英文名。

尾音已经完全消散在空气里。一瞬间整个世界完全静了下来,楚子航几乎能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楚子航闭着眼全身僵硬的杵在路明非的面前。结局会怎样呢。他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会被骂吗?会被躲开吧。路明非有喜欢的人吧,陈雯雯不是吗。楚子航胡思乱想着。企图让自己放松。
然后他听见一声轻笑。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眉间。
睁开眼,看见的是踮起脚的路明非,他水光流转的琥珀色眼瞳,和倒映在他眼中,璀璨的星河。
也许他把星河装进眼睛里了才总是低着头。
这是楚子航吻向路明非的最后一个念头。


————————————————————————————————

啊这章好渣。【捂脸。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