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all邪】存活 章六「反苏 生存游戏」

第二个牺牲者哟~☆。
另外,这章花邪场合☆。

——————————————————————————————————————


章六 紫金匣子

8月10日 7:32p.m 图书馆天台

吴邪瞪着一双水溜溜的眼,看着解雨臣掏空了两三个背包,正在整理那座小山似的食物,偏了偏头,盯着正在摆弄无烟炉防风灯甚至不知道哪儿找来的锅碗瓢盆的胖子,总觉得有些惊悚。眨了眨眼,又看向另一边已经搭好了三四顶帐篷的黑瞎子和闷油瓶,以及不远处围着几个装着洗漱用品的包挑挑捡捡的女人们,吴邪觉得这世界真奇妙。这“存活”的发起人想的挺周到啊。吴邪想了想,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顶帐篷边上摸了摸,感受了一下手感,不由感慨一声,这人看起来也是下了血本啊。这帐篷质量真不错。吴邪在考虑要不要围着这帐篷转一圈看看什么牌子的,以后也给自己置办一顶,不然以后出去野营又要跟那三个中的一个挤了。不过肯定很贵吧?吴邪有些肉疼的皱了皱眉。冷不防瞥到几步远一个半敞开的背包,隐约看见了一些……的东西。吴邪抽抽着嘴角走过去蹲下,拉开拉链,顿时觉得这世界真他娘的疯狂。吴邪哭笑不得的看着大半个书包的挂件,忽然注意到几个挂件,伸手掏掏掏了出来,嘿嘿嘿笑了几声,攥在手里,蹦哒着来到刚刚聚拢的四个同性面前。

“看!”吴邪唰一下亮出四个挂坠,满意的看着四人的表情。胖子看着那个滚圆的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土豆,有些明媚的忧伤。解雨臣倒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那粉白的海棠花。黑瞎子“咯咯咯”的看着那支带着墨镜淫笑着撩开下半部分蕉皮的香蕉,墨镜有些下滑。张起灵看着那个嘴上贴了个大红叉的暴力熊,沉默不语。吴邪憋着笑,装作没发现他们抽搐的眼角,乐呵呵的问:“哪个好看?”黑瞎子推了推墨镜,伸出手指了指,“好看。”“我问的是‘哪个好看’?”吴邪扑扇了几下睫毛,冲着四人傻乐,黑瞎子嘿嘿一笑,“你好看。”


※ ※ ※


吴邪呆愣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几个大锅,五个人围坐着一个单灶的无烟炉,那边九个女人围坐着一个有两个灶煮着两个锅的无烟炉。其实挺香的。吴邪想着。稍微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仇富了。吴邪盯着等待沸腾的火锅,旁边是一袋袋特意抽成真空包装的土豆粉土豆片牛肉猪肝什么的,还有三个火锅底料的空袋子。幕后的这人真的是个土豪。吴邪有些昏沉的胡思乱想着。无视了身边黑眼镜时不时的骚扰,更无视了沈隐舞和陈曦往闷油瓶那儿凑时顺便甩给自己的白眼。

呆了会儿,突然被胖子的大嗓门吵回神:“我说天真!你不打算跟党的组员胖爷同志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上来的时候是那么个场景?”吴邪晃了晃因为失血和体力不支现在有些晕乎的脑袋,接过解雨臣递过来的巧克力啃了一口,慢慢开始解释。

————————————小天真的叙述分界线(继续第三人称视角)时间倒退————————————

吴邪将身上的几个包一甩,抽出两把利刃,被黑眼镜特训过后的吴邪身手大涨,依着腿长体柔,撑了几把楼梯扶手就往上冲。闷油瓶和解雨臣被吴邪突然的动作一惊,又被甩下的几个包一挡,已是慢了几步,二人立马反应过来追上去,黑瞎子也毫不示弱冲上楼。 吴邪甫一进门就看见那活粽子(吴邪听那些女人说的,觉得挺贴切)要往那些女人堆里扑,解东儿趴在一边身上已经有了不少伤痕,立马甩出大白狗腿,没想到那粽子外皮非常坚韧,大白狗腿只是卡在它左边肩膀。粽子被这一击弄疼了,一把扯下大白狗腿丢在角落,转身朝着吴邪就冲了过来。吴邪右手提起黑金短刀,脑子里开始回忆黑瞎子教过的东西,向着解东儿面前跑去。九个女人此时却极有默契的保持不动,既没有添乱,也没有打算帮吴邪一把,不过吴邪也并不希望这些女人因为帮自己而受伤,好歹他也是个男人,要是没能救到她们反而让她们为了帮自己而受伤,吴邪一定会非常愧疚。不过其实他还是稍微分了点神郁闷了一下。奔到解东儿面前,扬起短刀挡住粽子一次进攻,长腿踹向粽子下盘,趁着它不稳,拖起解东儿就向墙角移动。左手拖着解东儿,右手攥紧黑金短刀不停格挡。“啊!”听得解东儿一声尖叫,吴邪条件反射的回头,见解东儿龇牙咧嘴的指了指拖着的那条腿,大概是不小心碰到骨裂的地方了。说了句再坚持一下,话音刚落右手便是一阵剧痛,再拿不稳沉重的黑金短刀,当啷一声脱了手。那粽子见吴邪没了武器,一脚踢飞掉在地上的刀,开始进攻。吴邪咬牙撑着,仗着极好的身体柔韧性灵活的躲闪,无奈赤手空拳,身后又有一个拖油瓶,渐渐的,吴邪身上挂的彩越来越多。九个女人眼底渐渐燃起了火。

说起来那么长,其实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罢了。下一秒,就在吴邪凭着本能险险避过朝着他脸来的那一拳时,闷油瓶、小花、黑眼镜几乎同时到达走廊尽头的广播室门口。

黑眼镜抬手就要一个点射,却被突然扑上来叫着“我好怕啊黑眼镜哥哥”的沈隐舞抱住了手臂,吓得他连忙放开扳机怕误伤吴邪。黑瞎子感觉额角青筋突突直跳,另外两人也是在一进门就被几个女人死死缠住。黑眼镜直接一个甩手就想把沈隐舞甩到墙上,但仅剩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抬眸看了看另外两人,也是一身杀气却动弹不得。
三个杀胚看着吴邪满身的血越来越弱的抵抗,眼底煞气暴涨,几乎理智立刻就要燃烧殆尽。死就死了!大不了陪着他一起死!!!

就在三人暴走的前一秒,胖子出现在了门口。

————————————叙述结束————————————

“就是这样。”吴邪摊了摊因为包扎而略有些笨拙的手,简述了一番自己的经历,当然,对于三人没有出手的理由他自动理解成“为了保护更弱的女生们”和“对自己身手的信任和锻炼”。接过黑眼镜早就准备好的水,吴邪对他笑了笑。“啧。吴邪你真是的,幸好最后胖子来了,你这个……”废物。最后两个字沈隐舞没有说出口。她瞪大了眼睛,一把水果刀刚刚擦过她的耳旁,带起一阵劲风,削断了一缕头发,在耳边留下一道极细的血痕。沈隐舞背上蓦然一片冷汗,和陈曦一样惊恐地看着若无其事的黑瞎子。后者无所谓的一笑:“抱歉,手滑。”说着还扬了扬手上的苹果。另一边貌似等待着火锅煮熟的七个人冷冷一笑。蠢货。在心里给沈隐舞贴上了标签。

那边的吴邪却是在短暂的惊讶后立刻反应过来,转过脸微站起身想去看看沈隐舞有没有受伤,却被另一边的解雨臣一把拉住手:“伤患就给我乖乖呆着。”解雨臣头也不抬的说,手上一刻不停的摁着手机。“可是——”“放心,没事。瞎子有分寸。”依旧没有抬头。“小花……”见吴邪还在倔,解雨臣终于抬起头看了看他,用拿着手机的手迅速轻击吴邪膝窝,吴邪腿一弯,立刻牵着吴邪往下一扯让他坐下,顾及到手臂上的伤并没有用太大力气。“乖乖呆着。”说完便转过头去继续摆弄手机,没有理会黑瞎子带着冷意的笑声和张起灵释放的低气压,依旧牵着吴邪,没有松开。胖子放了一堆食材进锅,感受到空气里泛起的酸味,一声怪叫,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吴邪:“小天真你还真是自带闪光灯,搁哪儿都闪的胖爷眼睛疼。天真你别瞪,瞪我也没用。”吴邪懒得搭理他,转过头来看着冒着腾腾热气的火锅,又看了看已经准备好抢食的众人,觉得这个天气吃火锅还这么热情他们也是挺厉害的。

“吴邪,你不是说要给我们解释为什么上天台睡吗?”陈曦眼疾手快的夹起一块猪肝,想夹给张起灵,却被后者皱着眉躲开,有些气恼,自以为隐秘的白了吴邪一眼,开口问道。反正这个废物也说不出什么来。陈曦不屑的想着。吴邪两只手臂被包成粽子,有些别扭的捧着碗,听到问话,放下碗搁在面前,稍稍整理了一下,开口解释:“其实很简单。这栋楼有三个楼梯,一楼有三个门,除开我们可以进出的两个被一条走廊连通的前后门和两个楼梯,还有图书馆专用的楼梯和大门。首先,我们就没有图书馆的钥匙。图书馆占了一楼到四楼除一条走廊和两个楼梯以外的空间。一楼图书馆的大门是玻璃门,二楼到四楼都是防盗小门开在走廊,连带着四层楼的外墙也都是玻璃。别忘了图书馆别名‘琉璃别馆’,挺好听的名字对吧。”吴邪还是有些昏沉,顿了顿。陈曦见他说了一堆有的没的,不耐烦的说:“这我们都知道,别磨叽了,直说吧,烦死了。”翻了个白眼。闻言,胖子抬起埋在碗里的头,一皱眉头没说话,黑瞎子解雨臣一声冷哼,张起灵直接释放低气压。吴邪忙向后三人丢个眼神,三个大男人跟个小丫头较什么真啊。又伸手去阻止三人往自己已经堆不下的小碗里塞菜。沈隐舞因为刚刚黑瞎子的恐吓没敢说话,只不甘的瞪着吴邪。喝了口解雨臣递过来的果汁,吴邪才继续道:“玻璃通透易碎。一旦我们打破玻璃门进去,就是作茧自缚。能够随意出入的门只有一楼一个,上面几楼的防盗门虽然可以撬开或者直接破坏,也会耗费不少精力和物资,并不划算。更别提打破那几楼的玻璃墙直接从楼上往下跳了。第二,图书馆里东西太多,书架啊书桌啊到处都是,我们要睡就必须分散在几个书架之间。在这种情况下,人一旦分散开就意味着成倍增加的危险。第三,刚刚也说了,玻璃通透易碎,也就是说,他们可以从任何方向窥探到我们的行踪,甚至,随时从任何一个方向攻进来。第四,不怎么重要但也不是无关紧要的一点。图书馆内的水源都在二楼和三楼的厕所,这并不比现在天台上离我们仅有几步远的那几个洗手台来得近。”连着两次说了不少话,经历一场激斗后本就所剩无几的体力又耗费了不少,头脑也越发昏沉。不适的皱着眉,忽然一双筷子夹着猪肝出现在眼前,吴邪有些惊讶的顺着筷子看去,闷油瓶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吴邪有些尴尬道:“小哥……我自己会吃。”闷油瓶挑挑眉,深邃的眼眸直直看着他,也没收回手。吴邪总觉得他一脸“你敢拒绝你大爷”的表情,然后下一瞬间就被自己的想法雷中。“你的手,补血。”闷油瓶好笑的看着脸色有些抽搐的吴邪,难得开了金口。吴邪整理了一下表情,看了看自己明明只是一些有些深的外伤却被强制捆成木乃伊的手,稍微想了想,还是张开嘴咬下那块猪肝。闷油瓶收回手,继续在锅里翻。吴邪脸色纠结的看着明明面无表情却总觉得像是一脸满足的闷油瓶,冷不防又是一筷子鳕鱼。“小邪,张嘴。”解雨臣的声音传来。吴邪皱着眉看着好像飘着小花的解雨臣,他想说我可以自己吃,解雨臣却对着他的手扬了扬下巴。……好吧。吴邪有些无奈。“小三爷~”黑瞎子夹着脆皮肠,荡漾的靠了过来。吴邪已经懒得再抵抗,张嘴啊呜一声咬下,也没注意到三人之间突然变得紧张的气氛以及那边几个女人快要结冰的低气压。吴邪鼓着腮帮子看见胖子一张胖脸都快拧成了包子褶,好奇的问:“胖子你便秘?”胖子摇了摇头抹了抹眼角的单身泪,埋头继续吃,单身狗,没办法。

沈隐舞和陈曦气的快发疯,偏偏碍于刚刚三人可怕的态度,不敢多嘴,只好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恨恨的抢夺着吴邪爱吃的东西。

杀了他!两人眼里杀意隐隐涌动。
那边忙着照顾吴邪的三人对视一眼,眸底冷意聚集。


※ ※ ※


8月10日 8:43p.m 图书馆天台

“胖子你手艺不错啊。好饱。”吴邪一脸餍足的笑着,微微后仰,两手没使力搁在背后,晕眩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也没了先前精神萎靡的样子,一双棕色眸子亮晶晶的,柔和的暖光铺上他的侧脸,活像只吃饱喝足的可爱动物。张起灵黑瞎子和解雨臣看着眉眼干净笑着的他,线条利落的脸上不由带上几分柔和。

胖子被粉红泡泡刺激,搓了搓肩膀,收拾好碗筷,反正那三个护犊子的肯定不会让吴邪洗碗,当然胖子也不会让手上有伤的他去——如果吴邪没受伤的话就一定让他去。

陈曦和沈隐舞转了转眼珠子,殷勤的接过胖子手中的碗筷,甜甜的说:“这种事我们来就好啦。胖子哥去休息吧,我们来。”胖子也没推搪,爽快一笑:“行啊,那就麻烦你们了啊。胖爷一会儿跟组织上报给你们娘子军发小红花。”走回去跟吴邪插科打诨,张起灵扫了黑瞎子和解雨臣一眼,走到吴邪右边杵着望天。解雨臣站在吴邪左边,给他两只耳朵戴上耳机听自己最近发现的好听的歌。另一边的几个女人收拾好东西后,也走了过来,刷刷在张起灵眼里的存在感——当然,自命清高的苏雪霏和吴语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咣——”一声闷响,本是其乐融融的几人立刻向发声源看去。

一个浑身浴血的人,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死死盯着几人,手上带着血迹的刀在月光下反着带红的冷光。“啊!————”女人们发出尖叫的一瞬间,那活粽子就已经提着刀冲了来。

站在吴邪稍后面一点的沈隐舞眼神阴沉,向张起灵扑去的同时“不小心”狠命推了吴邪一把,本就毫无防备的吴邪只觉得一股大力把自己挤开,转头一看才发现是沈隐舞在扑向张起灵时挤开了自己,顿时一阵苦笑。粽子被吴邪的大幅度动作吸引,几乎一瞬间就锁定了他为目标,脚下加速直冲过来。张起灵眼神狠厉的用劲推开沈隐舞,抽出黑金古刀,脚步一个错位就站到吴邪面前,恰好挡开粽子迎面一击,一脚踢向粽子下盘,追上向后退去的粽子打了开来。黑瞎子一把将被推出去的吴邪拉到身后推到解雨臣怀里,咯咯咯笑着:“刚好吃太多了,消化消化好了。咯咯咯。”解雨臣揽过吴邪转到楼梯间的墙后阻挡住他的视线,压根不担心那边的战况,牵起掉落的耳机线又塞到吴邪耳朵里,感觉到吴邪的紧张和担心,解雨臣只是悠闲的说道:“没事,他俩吃多了活动活动也好。还是说你觉得他们太差?”吴邪看着解雨臣有些奸诈的笑,想起了以前黑瞎子和张起灵打架时寝室就跟被爆破了似的场面,本能的摇了摇头。解雨臣一笑,道:“那不就得了。来来来我们看电影,正好我有两副耳机。”说着拿出另一副耳机,插进耳机分享器的另一个孔。调大音量隔绝外界所有声音,看起了《霸王别姬》。吴邪抽着眼角,小哥和眼镜一定得罪了小花了,看看小花各种“悠闲愉悦”的背景板,头上跳着舞的海棠花都快开得跟食人花那么大了。以后一定不能得罪小花。吴邪暗暗决定。但又不由被解雨臣轻松的样子影响,想起上次黑瞎子和闷油瓶赤手空拳打架时的样子,不由抖了抖。毕竟他们是老九门数一数二的强者。吴邪稍稍放了些心。自己现在没有战力,出去也只能添麻烦。吴邪咬了咬牙,终是没有冲回战场。相信他们就够了。解雨臣余光瞥见吴邪稍有放松的脸色,虽然仍旧紧张而担忧,不动声色的又上调了音量,更用力的揽住吴邪。

跟这边仍旧有些压抑但还是有一丝轻松的气氛相比,另一边战场的氛围却更加轻松——如果不管缩在墙角的陈曦和吴语的话。夏紫轩提着枪想伺机而动,墨吟凤凰曲阑珊站在后方也是蓄势待发,苏雪霏和梁倩站在天台边缘,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况,然后失望的发现那俩人根本用不着别人帮忙。胖子坐在天台边儿上,乐呵呵的看着两个大神逗着粽子玩儿。

正在打斗的两个主角倒是一点都不紧张,黑瞎子一边痞笑着打压粽子顺便跟张起灵窝里斗,张起灵也游刃有余的一边跟粽子纠缠一边继续跟黑瞎子窝里斗。觉得解雨臣和吴邪那边的情况应该差不多稳定了,两人对视一眼,黑瞎子提着枪有一下没一下的开枪限制着粽子的行动,率先开口:“哑巴,咱俩都不是什么好鸟,也就懒得兜圈子了。这次谁来?”张起灵看他一眼,也不说话,黑金古刀玩儿得生风,也没见着真对这粽子下杀手,跟逗他玩儿似的。黑瞎子见他不搭话,啧一声,退出战圈,口中嘟囔着就知道让我干这些破事儿自己就在小天真面前装无辜,嘴角的笑却越来越肆意,一把抓起蜷缩在胖子旁边儿几步远的沈隐舞,扯着她的头发就是一拽,毫不留情的力度让沈隐舞尖叫出声,胖子看了她那可怜样,眼底流出几丝同情,但也不上前,只是咂咂嘴,小声说道:“唉,谁叫你要害天真呢?明知道天真是他们逆鳞你还非要去扒拉扒拉,来生长点心吧。”说罢转过脸去闭了眼,捂了耳朵,不再注意。

沈隐舞呜呜哭着,头发被生生拉扯的痛苦让她感觉整个头皮都要被剥掉了,她哭着求饶:“瞎子哥哥,呜呜不要、不要抓着我头发了,小舞、小舞好痛啊。”凄惨的哭声让一众女人感觉心都揪了起来,但谁都没有出声,只是转过头闭上眼,也跟胖子一样,捂了耳朵。黑瞎子咯咯咯笑了几声,说道:“小舞乖啊,就疼一会儿就好了啊。”温柔的话却带着浓烈的煞气。天知道黑瞎子憋着这股杀意多久了,从在广播室她扑上来阻止自己援助吴邪,致使黑瞎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放在心尖儿上的人被伤害却不能上前,到沈隐舞无时无刻的贬低吴邪鄙视吴邪,他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被这样肆意中伤,甚至刚刚竟然直接将吴邪推向死路——他不是吴邪,不会相信这世界上一切都是美好的。他是道上的黑瞎子,和哑巴张,和花儿爷一样,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唯一的温柔也只会对着天真无邪的那个他,但沈隐舞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他们的底线,那也就怨不得他们毒辣了,更何况这一次被选中的人就是她。才不管她是男是女,威胁到吴邪的人,都该死。一把提起沈隐舞,两只手指探向她纤细的脖子,似笑非笑,柔和的说道:“为了让你不要吵到小三爷,委屈你一下啊,没关系,只是有一点点疼。咯咯咯。”沈隐舞拼命扭动着想要逃走,却已经来不及了,黑瞎子两指一发力,生生捏碎了少女柔软的声带。沈隐舞痛的要晕过去,喉咙里浓厚的血腥味让她想要吐出来,每一声咳嗽就带来越发剧烈的疼痛,舌根处甚至能感觉到碎肉块。黑瞎子不屑的瞥了一眼沈隐舞的脖子,嫌恶的说:“丑死了。还是小三爷的脖子更漂亮。咯咯咯。”向哑巴张打个呼哨,后者会意,立刻退开一步,黑瞎子嘴角勾起冷漠的一笑,将手上提着的人像垃圾一样丢向粽子砍过来的刀刃,即将撞上去的时候又微微向后一扯。“唰————”阴冷的刀光闪过沈隐舞的身体,柔软的肚子被剖开,血液爆出,内脏流了一地,声带被捏碎的沈隐舞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血泡声,两只眼翻着眼白。张起灵皱着眉看向一地血腥,留着那粽子虐杀沈隐舞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逗着他玩儿,眸里冷光一闪,黑金古刀直接穿透粽子的心脏。

黑瞎子检查了身上的衣服没有沾上太多血迹,满意的掀起一抹笑,小心收敛着衣服蹲下身,拿了一柄匕首搅了搅濒死的沈隐舞的肠子,挑进肚子里又搅了搅,看着满嘴血沫碎块抽搐的人,嘿嘿笑道:“本来想腰斩你的,不过这里腰斩了你的话不太好收拾,吓着小三爷可就遭了。咯咯咯。”扬起匕首,黑瞎子继续说道:“你该死。咯咯咯。”微微一斜匕首,无比熟练的避过肋骨,扎进跳动的心脏。“噗嗤。”拔出匕首的前一瞬间向后退,成功避过了喷溅的血液,黑瞎子把匕首扔到不远处的洗手台里,向张起灵示意:“哑巴张,来搭个手呗。我可不想拖一地的内脏吓坏小三爷。”张起灵皱着眉拔出插在粽子胸口的黑金古刀,放回刀鞘,走到沈隐舞还有一丝呼吸仍旧抽搐的身体前,跟黑瞎子一人抓手一人抬脚,向楼下一扔,连再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直接走回天台。听到沉重的落地声,黑瞎子笑了笑,拉了拉还在屏蔽的胖子,让他帮忙一起打了几盆水冲淡地上的血迹,然后叫胖子去安抚那群女人,两人又把手和武器冲洗干净,简单看了看天台上,确定没有除了血迹以外的东西了,黑瞎子一笑:“该让小三爷出来了。咯咯。”

“小~三~爷~”转过楼梯间,黑瞎子扑腾到吴邪面前,灵活的躲过解雨臣踹过来的脚,揽上吴邪肩膀,咯咯咯的笑。吴邪一把扯下耳机,急切道:“好了吗?你们怎么样?受伤了吗?怎么有血?”说着一把扯过慢悠悠晃过来的张起灵和靠在自己身上的黑瞎子,仔仔细细检查起来。“没事的小三爷。我跟哑巴什么身手你不知道么?这不是我们的血。不过…沈隐舞不小心踩空掉下去了……”黑瞎子墨镜后的眼睛注视着吴邪,不意外的发现他眉间的恍惚和不自然。“是……是么。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吧。”吴邪牵起一抹笑,像是在安慰自己。“你们没事就好了。她一脚踩空的话,也没办法…”吴邪又笑了笑,然后转身,擦过黑瞎子身边,率先向楼梯间另一边正看着粽子尸体的胖子走去。这边三人对视一眼,皱了皱眉。“小邪好像不太对劲。”解雨臣开了口。“……”“没关系。小三爷没那么脆弱,好歹是跟了吴三省那老狐狸那么多年。”黑瞎子说道,隐于墨镜后的眼里盛满了担忧。三人说完,便跟了上去。

吴邪悄悄将手指尖的细小肉块丢掉,若无其事的向着胖子走去。

说过了,吴邪不是圣人。没理由护着要害他的人。那细小肉块,是刚刚故意擦过黑瞎子时从他肩膀处带下来的。

好歹跟了吴三省吴三爷那么多年。他是天真无邪,但绝对,不是蠢毙了的圣父情怀。既然沈隐舞这样想置他于死地,他也不必留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这便是吴邪从吴三省那老狐狸那儿学来的处世法则。

“诶诶天真快来看,”胖子突然叫起来,“快来看看这是什么。”胖子站起来,手上拎着一个盒子。吴邪无奈骂到:“死胖子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没注意胖子回了什么话,吴邪一走近就被那盒子吸引了目光。“这是……紫金匣!”吴邪倒吸一口冷气,跟着三叔看过不少器物的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东西。

同样倒吸了一口冷气的,还有那几个女人。她们怎么会不知道那紫金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看来在这个世界里,这东西依旧是举足轻重的关键物品。

吴邪拿过那盒子,也没管胖子说了什么,在盒子顶部一拧,盒子底部四个角一齐展开,露出一个转盘子,上面有八个孔,每个孔上一个数字,很像老式电话的拨号盘。胖子一脸惊讶的看着那盒子,连声问着这是什么高科技。【这一段到此为止引自原文】吴邪还没开口,解雨臣已经走了来,接过吴邪手里的盒子,正要解释,就被一个甜腻的声音打断。“这紫金匣子是最古老的密码盒子,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恐怕这盒子本身就是个宝贝了,更何况里面的东西呢,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吧。”那几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挤了来,陈曦抢着说了一通,还对着张起灵故作可爱的眨了眨眼,“我说的对不对啊起灵?”张起灵没说话,只是皱眉看着那盒子。
“我可能知道密码。”解雨臣拧着眉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吴邪一脸惊异的看着他,解雨臣叹了口气,朝着地上的尸体扬了扬下巴,一边拨着密码盘一边开口道:“汪藏海。”吴邪越发惊讶,没有注意到那些女人们比他更惊讶的脸色。没等吴邪问出口,解雨臣已经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枚手指大小的,蛇眉铜鱼。


——————————————————————————————TBC——————————————————————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