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真遥】尾尖 chapter.10


Chapter Ⅹ

“生日快乐,真琴。”遥从水里探出头,向正刷着牙的真琴说。真琴一愣,迅速吐掉泡沫漱干净嘴,也顾不上擦擦嘴边的泡沫,把牙刷牙膏和杯子随意摆好,立马蹲下身,看着一脸认真的遥。“很开心呢。”“什么?”“我说,小遥这样向我道贺我很开心呢。”真琴笑着,温柔抱出还浸在水里的遥。举在自己面前,一双绿眸直视着遥蔚蓝的眼。“ ……什么嘛。”遥眨眨眼,撇过头,面无表情,只是身后纤细流畅的尾巴晃动着灰蓝的尾尖。

窗外的清晨阳光透过小小的玻璃窗进了来,在地上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冬阳是最温暖的。不会太刺眼,却又不冷漠,淡淡的暖意洒在身上。

待真琴和遥在家里懒散够了慢慢摸出家门时,正好是下午2点左右,一天中最温暖的时候。真琴抱着遥在街上悠悠晃着。虽说是真琴生日,但是也没有什么能做的特别的事,但是就这样赖在家里过一整天又觉得浪费,于是真琴提议出来溜溜,但是,要抱着遥。“ …….不要。”遥很坚决的,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小遥…..”真琴一双温柔绿眸里有些失落。“…….仅此一次。”

车水马龙。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自然街上是繁荣的。已经很冷了,可是女孩子们似乎一点冷的意识都没有,短裙丝袜什么的,一眼望去都是这样。真琴紧了紧围巾,将裹在围巾下摆里的遥又裹了一圈。一人一猫就这样晒着太阳在街上乱晃。

“啊,小遥,你看。”真琴忽然看向一个方向,有些惊喜的唤着。遥在真琴温暖的怀里已经快要睡着了,听得真琴的呼喊,迷迷糊糊从蜷着的身子里探出头,半眯着眼。“啊…..是那家水族馆啊。”“要去看看吗?”“ …..恩。”真琴宠溺的笑笑,顺手轻轻揉揉遥的头顶绒毛。

“打扰了。”推开门,虽然上次已经来过了,但是再见到时,还是忍不住的心里一惊。鱼影在水族馆里四处穿梭。“你好,请问需要帮助吗?”前台的白色门里忽然闪出一个人,是上次没见着的店长。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是个年轻小伙,正向这边走来。“啊,谢谢。话说这家店的装饰可真别致啊,好漂亮。尤其是这鱼影灯。”真琴由衷赞叹。遥窝在真琴怀里,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那么,客人您喜欢鱼影灯吗?我们也有卖这个的哦。”店长眨了眨右眼,送上一个干净的微笑。“可是我家没有那么大的顶了啦…..”真琴用一只手圈着遥,挠挠头,眼里有些遗憾。“我们也有小的呢,请稍等。”店长说着,走回那扇白色的门后的储藏室。真琴抱着遥在店里转悠:“小遥,我们买盏鱼影灯好不好?”“恩。”听着怀中的毛团有些欣喜地声音,真琴宠爱的举起遥,蹭蹭遥有些冰凉的小鼻子,再紧紧圈进怀里,用垂下来的围巾裹住。年轻的店长拿着小型鱼影灯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遥从真琴怀里探出小小的脑袋,一动不动的盯着地上摇曳的鱼影,真琴也一眨不眨的盯着怀里温暖的团子。店长突然觉得或许这种温馨的气氛并不该打破。毕竟,谁都不知道未来和意外,究竟哪一个会先来。

最先回过神的还是真琴,感觉到旁边似乎站了个人,移开了注视着遥的视线,便看到了年轻的店长拿着鱼影灯,站着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啊,抱歉,刚刚在发呆。”真琴挠挠头,有些歉意的柔笑着。“没关系的,请不要放在心上。这个,就是小型的鱼影灯,如果您喜欢的话,可以买下的,里面的鱼我们会送三条。”真琴细细看了那鱼影灯。很高的支架,大概有一米四左右,支架上端扣着一个伞形的黑色灯罩,灯罩下大概二十公分的样子,是一个汤碗大的鱼缸。真琴满意的点点头,拿出钱包,买下了它。

年轻的店长仔细耐心的示范怎样组装和拆卸鱼影灯,又细细将它包好了,递给真琴。“谢谢光临。请慢走。”店长微微鞠了一躬,直起身子,看着已经慢慢消失在人海里的背影,没来由一阵恍惚,轻飘飘一句话散在风里。
“祝你,幸福。”
幸福,如果那么简单就能得到,那就不叫幸福了。
就像他刚刚想的,明天和意外,谁会先来?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真琴安装好了鱼影灯。柔和的月白色光打在游动的金鱼身上。真琴坐在地上,旁边蜷着毛绒绒的遥。摇曳的影子悠悠飘在地板上,偶尔掠过身上。院子里的月光凉幽幽的晾着。

一尾鱼影停在遥的眉心,真琴嘴角弯起一抹笑,伸手想去触碰。
指尖渐渐接近,却就在即将触及的一瞬间,鱼影仓皇逃开了。

真琴一愣,指尖微微抖了抖。但转瞬间又是一副温柔模样,轻手轻脚抱起睡着的遥,爬上一边的床,轻柔的将遥放在枕头边,想了想,怕他冷,又随手扯过围巾,盖在遥蜷成一团的乳白灰蓝交织的身上。缓缓躺下,尽量小的减小动作幅度。真琴听着耳边清浅的呼吸,忽然觉得其实这样就挺好。小遥不是人类,好像突然不算什么大问题了,好像突然觉得一切就该是现在这样,温和恬静,岁月静好。几尾鱼影缓缓游弋,遥在自己身旁安静的睡着,院子里的月光悄无声息。

时光晃晃悠悠的流着,一截一截,转眼已是第二年的结末。小遥已经在自己身边睡了两年。好像从刚开始的小小团子到现在优雅大气的贵族,这样长的年月,却只有一瞬呼吸的时间。

谁都不知道,未来和意外究竟谁会先来。但是真琴知道,就是因为明天的未知,所以他才格外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和遥在一起的时间。
小遥也问过他,才两年而已,何必呢。
真琴没有回答。

我有百年,可我的小遥,不过短短十年而已。
怎能,何必呢。


==========================================TBC================================


原谅这章的渣【捂脸。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