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真遥】尾尖 chapter.11


Chapter Ⅺ

小遥最近不太对。真琴总觉得有些异样,可是好像又没有哪里不对劲。

“小遥,吃饭了。”真琴将晚饭放在桌上摆好,一边解着围裙一边朝着卧室里喊。过了会儿,遥一摇一晃的悠出来,像是踩着棉花似的。真琴看着遥慢慢飘过来有些担心,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撞上了桌脚什么的,匆匆走过去一把捞起遥,抱到桌上。遥好像有些累,趴在桌上,懒散的轻轻晃着尾尖,尖立的耳朵也有气无力的微微抖动。真琴看着似乎精神不太好的遥,有些担心:“小遥?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吗?”遥迷迷茫茫的抬起头,蔚蓝的眸子里有些恍惚的样子:“啊,没事,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是睡不够似的。”一瞧见眼前不远处的青花鱼,哑蓝的眼睛里猛然迸发出一片灿烂光华,晃着尾尖儿迈着优雅猫步朝着青花鱼去了,低下头,开始优雅又迅速的进食。

真琴看着他依旧漂浮着粉色小花的背景板,宠溺的笑笑,忽略了心底一丝违和感。

“小遥。热水已经放好了哦,可以来洗了。”真琴穿着拖鞋叭叭的进了卧室。“小遥….这么早就睡了?很累吗?”看着侧躺在被窝里的遥,真琴有些无奈的挑挑眉。走上前坐在遥旁边,轻轻抚摸着遥柔滑的灰蓝皮毛。“唔……”遥发出一声鼻音,眼睫毛抖了抖,一点点睁开眼。“啊…..真琴,水已经放好了吗?我这就去…..”明显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声音里透着慵懒。站起来抖了抖身子,遥踩着飘飘忽忽的步伐向床边走去。真琴看着他有些不稳的样子,弯弯眉眼,刚醒来的遥总是有些懵懂的可爱。一手捞起遥抱在胸口:“我抱你去啦。真是不让人省心呢。”真琴宠溺的笑着,揉了揉遥的前额。站起身向浴室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抚摸着怀中的遥,真琴脸上的笑意却渐渐收敛。总觉得,哪里不对呢?真琴举起怀中的遥,左右仔细看着。一双柔绿的眼眸直勾勾盯着遥。“…….真琴?”遥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卷起纤细的尾巴。“啊……”真琴突然出声,“小遥你…..轻了。”总算知道哪里不对,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似的,又将遥向上举了举。“…….”遥面无表情,但是紧紧抱着真琴手的双爪却透露出他被真琴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啊,抱歉小遥。”总算反应过来的真琴将遥圈回怀里,有些歉意的道歉。“不过为什么小遥会变轻?小遥最近好像没有少吃…….对了,小遥最近都不怎么吃菠萝了呢。明明以前那么喜欢吃的。”猛然想起之前,买了菠萝回来,因为小遥喜欢所以买了不少。结果本来应该非常兴奋的遥却只是走过来嗅了嗅,抖了抖耳朵,吃下几片后就不再吃了。“啊,大概是吃腻了吧。最近都没有什么胃口。”遥在真琴怀中蹭了蹭。“是因为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吗?这几天精神也不好呢。”真琴碧色的瞳孔里满是担忧。“大概吧,没事的,几天就好了。”遥晃晃尾巴,朝着真琴眨眨眼。

洗完澡后的遥似乎非常疲惫的样子,回到床上蜷成灰蓝色的毛团,向真琴道了晚安便径直睡了。窗外的月光不怎么亮,有些浑浊的光照在床上,小小的毛团子缩在双人床上,显得有些小。真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这样的遥,好像心里有无数细细的悲伤一点点缠绕。转头望着天上有些模糊的月亮,真琴只觉心里一阵阵荒凉。

毕竟谁都不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模样。
轻声叹口气,在熟睡的遥前额一吻,轻手轻脚将遥揽进怀里,闭上眼,睡了过去。

真琴醒的时候遥已经迷迷糊糊的了。窗外清晨的阳光通透,切割着淡蓝床单。真琴坐起身,转头看着还没醒来的遥,扬起一点笑容。阳光里漂浮着一些细碎的粒子,将那团灰蓝色轻笼。遥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绸缎似的皮毛上流转着光华。像天使呢。真琴想着,戳了戳遥,看着迷迷糊糊的遥极轻的晃了晃爪子,却还是没清醒过来,嘴角爬上一丝笑意。又戳戳遥的腰侧,软软的毛发和皮毛将真琴的手指温暖包围。“小懒猫。”真琴扬起一抹宠溺的笑。

“起来啦,小遥。太阳都出来了哦。”左戳戳,“小遥~”右戳戳,“小遥~”遥好像觉得腰侧老是被戳有些不太舒服,微微动了动身子。真琴这下觉得无奈了,没办法,看小遥睡得这么香也不舍得打扰。伸手去揉遥软趴趴的肚子。

好烫。

这是真琴的第一反应。太烫了,像滚水一样。“小遥?!”真琴一惊,嘴角本来向上的弧度立刻下降。再伸手摸了摸遥的肚子,还是很烫。小遥发烧了。真琴慌了:“小遥?小遥你还好吗?”伸手抱起遥,才发现遥的全身都已经开始发烫了,原本湿润的鼻头已经干燥了。遥有些晕晕乎乎的,但还是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被真琴抱了起来。强撑着睁开眼,蔚蓝色的眼睛已经有些灰暗。“冷……”无力的细小声音却尖利的钻进真琴耳朵里。玩在他怀里像团火一样滚烫却用那样微弱的声音说着冷,连往自己怀里凑凑都没了力气。灵动的尾尖现在却低垂着,除了随着真琴的动作晃动也没了其他动作,耳朵已经耷了下来,极用力睁开的眼睛在说了一声细弱的“冷”之后又再度阖上了。

看不见了那双灵动的蓝眸,真琴急得眼角都泛了红,搂着遥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抱着怕他难受,放下有怕他冷。咬咬牙,将遥放回床上用被子盖好,小小的猫连团成一团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琴心里痛的皱成一团,伴着呼吸,一次比一次紧缩。刚刚还是安静的天使,可如今,他的天使,正遭受着不能言说的痛苦,而真琴却无能为力。

匆匆换了衣服换了鞋,轻柔环上遥,圈在怀里,打了车嘱咐司机用最快的车速,向宠物医院奔去。

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街景,真琴柔绿的眼眸里满是焦急。没有眼泪,但依然急得眼角泛了红。

小遥,你不能有事。


——————————TBC——————————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