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楚路】不唱情歌 『中下』「架空 中短 HE」


完结后会有情人节补完番外。
让楚路甜一整章☆。张嘴吃糖吧x。
纯糖注意x。

————————————————————————

“…师兄啊。”“嗯?”“那啥,不要再给我加衣服了。再给我加几件我都可以去南极站为国家做贡献了。我真的不冷。”“…我觉得你冷。”楚子航完全不理会小衰仔的嘟囔,想了想,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给路明非圈上。“…………”路明非表示他真的已经无力吐槽了。
楚子航满意的看着基本已经成了球的路明非,点点头,拉起他的左手,推开寝室门走了出去。

那晚天台之后,没出几天这两人就出双入对了。

“诶,那不是楚子航吗?他旁边那个是……路明非?!”“我天这两个人原来真的是一对吗?!”“………楚少都从聚会上把人拉回家吃饭了你猜呢。”

路明非听着路人的窃窃私语,稍有点害羞的把脸埋进围巾里,只露出琥珀色的眼睛转来转去。楚子航转头看他,只能看见他半埋在围巾里棕色毛绒绒的脑袋。猛然发现路明非耳朵好像红了,皱皱眉,果然还是给他穿的太少了,尤其耳朵都没东西保暖。楚子航非常严肃的思考着,想了想,松开了一直和路明非十指紧扣的手。
路明非只觉得手中一空,冷风倏然从指间刮过,不自觉一愣。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向楚子航,双耳就是一热。
“师、师兄?”“你耳朵很红。我把手搓了搓给你暖暖。”
冰凉的耳朵被温热的双手覆盖,路明非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暖热,都快暖上眼眶了。小衰仔抽抽鼻子,突然转身扑到楚子航怀里,蹭了蹭。“师兄,遇见你真好。能喜欢你真的太好了。”楚子航愣了愣,轻轻笑了。放开手,用围巾把兔耳朵蒙上,双手把怀里的小白兔搂的紧了点,微微低头,蹭了蹭小兔子棕色的头毛,烙下轻吻。

“………他俩不在马路牙子上放闪会死吗?!爱护小动物啊!!”“………有钱,颜好,任性。”

再然后没过几天,这两人就同居了。楚子航楚大少纡尊降贵到小衰仔的狗窝里,打算全权接管小衰仔的生活了。于是小衰仔在被楚少霸道总裁的以“去玩,我来”的理由拒绝了几次帮忙以后,惴惴不安的抱着好几盒pocky坐在沙发上看着楚总裁在不大的房子里忙活。
总觉得一股强烈的“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的既视感是我的错觉吗。小衰仔在沙发上把pocky咬的吭哧吭哧响,也没忘脑内吐槽。不过估计貌美如花的还是师兄。嗯。

终于,楚少在小衰仔目不转睛的注视和吭哧吭哧咬pocky的背景音下,完成了对房间的清理。
路明非见他忙完了,连忙踩上楚子航非要他穿的白色可爱兔耳拖鞋,piapiapia的跑去端了杯温水递给楚子航,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拿过桌上摆着的一盒pocky,一边叼了一根在嘴里,一边拿了一根在手上。转头眨巴眨巴眼睛,晃了晃手上的pocky问楚子航:“师兄你要不要吃pocky?”楚子航一脸正经的看着他,突然一把抓住小衰仔的手,路明非一愣,不过楚总裁没等他说话,另一只手把路明非嘴里的那根折了一半看都没看垃圾桶就已经三分入框。路明非正想吐槽两句就觉得唇上一热——楚总裁嫌刚才pocky太长不能直接一口吃到所以直接折了一半扔了。
嗯。刚好。
嗯,也是喜欢的甜味。

就这样腻腻歪歪的,新年也到了。

“师兄啊啊啊你确定要这样吗啊啊啊好可怕我可以拒绝吗啊啊啊!!!”“不可以。”“师兄!!!QAQQQQQQQQQQ”就这样楚子航狂霸酷炫拽的把人带回了家里过年。“小明非你来啦啊果然看几次都好可爱啊。”“妈妈,他现在是我的,呃,男朋友?”楚子航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都快打死结了。当然不是怕妈妈反对什么的,是很纠结路明非到底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尤其是这种性别分明,但是攻受也很分明的情况。而路明非就不同了,继一脸「卧槽!!!」的颜艺后就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总觉得他兔耳朵都耷下来了。楚子航想。

“哎呀那就是我儿媳啦?好啊好啊明非这么可爱当然好啊!子航行啊,有一手啊总算把小明非拐进家了来来来我们商量商量以后要几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叫什么名字——”路明非眼睛都快脱窗了,看着欢脱的楚妈,嗯,现在是,妈。你看把这倒霉孩子吓得,上面那一段全是槽点居然都忘记吐槽了。“您,您居然接受了?!”女人收了欢脱的笑,美丽的眼睛温柔的看着他,伸出手摸了摸路明非的发。“我是个母亲,我只希望我的儿子快乐。而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他最快乐的时候。他是我的儿子,我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我又为什么要阻止呢?”那个漂亮女人顿了顿,悄悄示意路明非转头——楚子航靠在离他们几步远的门框上,眉梢眼角含着笑,静静的注视着他今生最爱的两个人。

而他看着路明非的眼神,温柔缱绻绵长不绝。就像很多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除了路明非以外的一切都模糊成了背景。无论这世界怎么变换无论你我相隔多远无论这人群再拥挤人潮再汹涌,我也只能看见你。

过完新年,两人又回到了路明非的小窝。初春来的很快。不过凛冽的春寒还是让小衰仔情愿每天都缩在楚师兄的怀里取暖。于是在某天,小衰仔终于还是被楚 · 大尾巴狼 · 子航吃的干干净净。

楚子航坐在沙发上,大长腿叉开,把小衰仔拢在怀里,头靠在他肩上,双臂绕在路明非面前,拿着游戏手柄陪他玩游戏。“明非。”“干嘛,师兄?”“我下学期打算创建个社团。”“行啊。凭师兄的人气,只需要站在楼顶把申请表天女散花的飞成雪花下面就会有人抢了,嗯。毕竟是看脸的社会。”楚子航熟练的无视了后面一大堆烂话,放下手柄收紧双臂抱了抱小兔子。“名字就叫狮心会。”“哇,这扑面而来的中二王霸之气!不过确实挺霸气的,是个好名字。”“为你创的。”楚子航在路明非脖子上轻轻啾了一下。“我说过,你的眼睛里潜藏着一头狮子。”

“——另外,你去站在楼顶帮我飞申请表吧。”
“为什么?我颜值又没你高。人气也是。”
“是你说的,「天女」散花。”
……师兄你学坏了。路 · 小兔子 · 明非幽怨的看着楚子航一本正经的脸在心里叹气。

开学后没几天,雷厉风行的楚师兄就真的把狮心会从创立到招人再到整顿最后发展壮大到跟学校原本的学生会分庭抗礼了。
路明非也一跃成为了“会长夫人”。

路明非和楚子航不同级自然也就不同班,都不在一栋楼。楚会长就每天中午下午晚上放学都滥用职权早退,退到他的家养小兔子的教室门口,手上还拿着来的路上顺便到学校的超市给小兔子买的东西。然后提着包,斜靠在后门门框,子夜般的眼眸一直看着路明非,亮起点点星光。

原来师兄的眼睛也有这么多变的时候啊。夏弥撑着下巴想。大概是,对象不同吧。

就在楚子航这样温柔的目光下,一年两度的情人节中的Valentine's Day到了。
情人节连老师都虐狗,夭寿啦还有没有人性啦!路明非班上的同学在发现下午的课全部被换成自习之后都张牙舞爪起来。而喜好滥用职权以掌控自家小兔子的楚会长更是一早就知道并且做好了安排。
于是楚会长又一次明目张胆的滥用了职权。
“路明非,请马上到狮心会办公室。我是楚子航。”楚子航清冽的声线透过大喇叭响彻整个学校。路明非恨不得挖条地道直接当纯良无害的小兔子好了,当然这并不现实,圈养他的那只狮子估计也不同意。路明非只好一路飞奔到办公室然后利落的关门连上三道锁。
开玩笑,平常躲女生的追杀就够呛,今天还加上了FFF团的火把,不跑是等着被正面上吗?
平稳了一下呼吸,路明非才发现办公室好像没人。“师兄?”诶该不是要给我什么惊吓呸惊喜吧艾玛好激动啊。“师兄你在哪儿啊?”路明非弯腰看了看沙发底下。“……………我被你锁在外面了。”楚会长略有些忧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刚从广播室回来………”路明非两只兔耳朵被惊得直立起来,然后迅速开门并且稍息立正的站在他家楚狮子面前。而楚狮子低下头蹭了蹭小兔子的头毛,就拉起路明非的手走进办公室了。
楚子航进了办公室也没做什么,他从办公桌上锁的抽屉里取出一只玫瑰,递给路明非。“Happy Valentine's Day.”然后不等路明非回答,拉起他向外走去。
路明非被楚子航紧扣着手领导着向前走,另一只手里攥着玫瑰,心里有点纠结。#论师兄总是这么霸道总裁怎么破#

突然一支玫瑰出现在路明非视线里,路明非惊愕的抬起头,是个不认识的男学生。兔子几乎立刻就炸了毛,猛的转过头看着楚子航,而楚子航却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示意他只要接受就好,别问。于是路明非战战兢兢的接过了那只玫瑰,僵硬的对着那个男生点了点头。
一路上一直都有人给路明非玫瑰,渐渐的,路明非一只手都抱不下了,只好示意楚子航松手。楚子航眨了眨眼,松开了。

等到了目的地楚子航停下脚步的时候路明非怀里已经抱了一大束玫瑰。粗略数了数,好像有…九十九支……路明非小心肝一颤,转头看向楚子航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自己正站在那晚的天台上,楼下全是向上张望的学生。路明非一下就当机了。该不是殉情吧天啊师兄是看什么狗血剧了吗啊啊啊啊啊。

“路明非。”正当小衰仔脑子里疯狂刷着殉情的弹幕的时候,楚子航的声音在天台门口响起。
路明非条件反射的转头,看清楚子航的那一刻,他瞳孔一阵收缩,愣在那里。

路明非琥珀色的眸子里,映出了穿着白色西装的楚子航。他的身影在路明非眼中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停在路明非身前。

单膝下跪。

楚子航把手从白色西装裤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和几张纸。楚子航扬了扬几张纸,努力平复着起伏不定的声线。“这是到苏格兰,英格兰,荷兰,挪威,瑞典的机票。或者任何一个你喜欢的想去的允许登记的国度。”然后他打开了那个盒子。

Darry ring的特别定制款。那个一个男人一生只能购买一枚的戒指。

他说——“路明非,结婚吧。”顿了顿。“我不接受任何形式反对意见。”

路明非一愣,一下就笑了起来。“师兄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敢拒绝吗。”楚子航也一下就笑了起来,难得的笑容在傍晚的柔和阳光里显得那么温柔。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