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楚路】不唱情歌 『下』「架空 中短 HE」


楚子航正式成了路明非的未婚夫。但是两个人的生活也并没有什么变化。成天腻腻歪歪的。

直到楚子航收到了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整个学校一下炸了锅。就算仕兰中学一向是世界各大名校的宠儿,但能够进茱莉亚学院的,楚子航是仕兰中学建校来的第一个。

楚子航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反正对他来讲哪儿哪儿都一样——都没有路明非。
路明非比他要小一级。
而毕业季等同于分手季。
于是楚子航决定,延后一年再进入茱莉亚音乐学院学习。
“师兄!你这样不行啊!你看你本身就已经很优秀此獠当诛了,去了茱莉亚还能再给你镀一层金,多好啊。你不能停下。”路明非急的炸毛。楚子航只是摸摸他的头发,平淡而温柔的对他一笑。“一年而已。”
最终路明非还是拗不过楚子航。楚子航决定毕业典礼一过就直接带着路明非飞荷兰登记。反正不管怎么样,先把人绑住了准没错。嗯,对了,回来后还要在中国办一场订婚宴。

“师兄,你觉得是这个白色的木椅好还是那边那个浅蓝色的好?”“你喜欢哪个颜色就用哪个吧。”“……血红色或者黑色也行?”“只要你喜欢。”楚子航看着兴奋选购订婚宴用具的路明非,微微一笑,走到他后面揽着他。左手覆上路明非搭在椅子上的左手,中指上的那对铂金镶钻的戒指相映成辉。
路明非被楚子航的头发弄的有些痒,轻轻笑了几声,转过头在楚子航脸颊上啾了一下。“不过那可是你的订婚宴,你想清楚。”“………师兄那就就白色吧白色多好看啊纯洁美丽的小白花儿。”

路明非似乎非常热衷于这场订婚宴以及即将飞去荷兰登记。软泡硬磨撒娇耍泼全用上了,终于还是以“我虽然没有嫁妆但是我还是可以帮你们准备一下给我的聘礼啊”为由从楚子航手中夺得了对婚宴用品的选取还有去荷兰的机票旅馆等等一系列的安排权。
当然楚子航乐得宠着自家小兔子,看他忙上忙下的为了两人的未来奔波其实挺幸福的。

“最后一名毕业生,被茱莉亚学院录取的,楚子航!”随着几乎掀翻屋顶尖叫,楚子航带着一卡车的毕业礼物,正式从这所学校里毕业了。

“师兄,走啦走啦。我把行李都全部装上车啦。再不走赶不上飞机我们又不能追着飞机跑叫师傅等等还有人没上。”路明非在毕业典礼的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把不大的房子弄得鸡飞狗跳,推推搡搡的把还在待机的楚子航塞进车,又塞了一个大行李箱进了后备箱,然后再把自己塞进去,急匆匆的朝机场去了。

大清早的,机场的人并不太多,路明非风风火火的换了登机牌,又把行李托运好了。看了看时间,连忙把楚子航推到登机口。
楚子航看他累成狗的样子,有些心疼的抱了抱他。路明非对他一笑,大概睡眠不足,楚子航看见他的眼睛有点红。
这下就是真的兔子眼睛了。楚子航想。

开始登机了,路明非却偏偏在这时候说想上厕所,憋了一早上了,把楚子航推上飞机找好座位安全带给他扣上,说去上个厕所就回来。

楚子航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东西正在慢慢离他远去。

果然最后路明非没有回来。
楚子航想打电话给路明非,无意间看见了机票上的目的地。
美国。
难怪路明非要一手包办了所有事情。
难怪路明非死活不要他看机票。
难怪路明非在机场一定要他带着耳机听歌。

难怪路明非红了眼睛。

楚子航看着窗外逐渐亮起的曙光,一切都慢慢明亮起来。变得浅蓝的天,淡金的初阳,柔红的云。
但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渐渐灰暗了下去。

“师兄。”

楚子航一瞬间愣了愣神,猛的转头向旁边看去。
没有路明非。
那是他的手机短信声。平常开着静音只有振动,现在戴着耳机,自然就听见了。

有点讽刺。楚子航摁亮手机屏幕,这样想着。

路明非发来的短信。
很长。文本预览没有显示完,后面有一串省略号。

楚子航的手在解锁的地方顿了很久,还是划动了那个小方块。

“师兄。对不起。
怎么说呢,最后还是骗你上了美国的飞机,对不起。我还欠你一句祝福。恭喜师兄你继续了你的传奇人生,被茱莉亚学院录取了。估计你以后真的就是此獠当诛榜永远的隐藏第一了。我是个衰仔,也送不起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礼物。但是我可以,还你一个未来。
你是那么耀眼的人,你看,以前我都不敢直视你,说起楚子航我也只会想到每天做操时站在楼上一身白衣的你。你颜值高,声音棒,身材好,家境好。而且师兄你有才华,有智商,做什么都能完美无缺。
可我就不同啦。我什么都没有,逗个狗都可能被咬,就是个衰仔,我爸妈估计也忘了世上还有一个我啦。而且我废柴嘛,什么都不会。永远只会把事情搞砸给你添麻烦。
你看,我怎么能让那样优秀的你停驻在这样的我身旁。
所以啦,我不能霸占着你这男神的未来啊,我决定放手啦。师兄你那么好,一定会遇上更好的人的啊。
那枚Darry Ring的戒指,一个男人一生只能买一枚,给我就太浪费啦。我已经放在你的行李箱里了。记得拿啊。

其实我也舍不得啊,很舍不得很舍不得啊。你看,我孤独了那么多年连我自己都忘记我是孤独的了。是你来到我身旁把我拉出来的。我还记得那天一起去选凳子你很宠的对我微笑说只要我喜欢,当时我就想夭寿啦我师兄怎么那么帅啊。然后你把我们戴着戒指的手靠在一起,钻石太闪了闪的我眼睛都痛了。还有你跟我求婚,路上一人一朵玫瑰把我吓得都要炸了你知道吗,后来看见你穿着白色西装,脸上犹豫坚定害怕期待深情好多情绪一脸傻样,想到这个就好想笑。我想了好多关于你的事啊。你把我带回家,那个天台那首歌,你把我拉出会场的背影,回忆就跟电影倒带一样一直往回走啊走,最后停在那个笑里。
那个阳光很温柔的下午,我好像还暗恋着陈雯雯,无意间看见你在窗外的香樟树下,我有点害羞的对你笑了一下,然后你也回了我一个笑。
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自己栽了。这辈子除了你楚子航我再也爱不上别人了。
也就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还你一个你应有的,完美未来。
那个未来里你的身边会站着一个端庄美丽的女人,然后你们会有一个两个三个小孩儿,有着你的血脉的小孩儿,而不是领养的。他们会围着你叫爸爸,然后他们的妈妈会和你一起哄他们睡觉跟他们讲你们的浪漫故事……
这才是你的未来。
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祝你幸福美满,儿孙满堂。

现在,再见啦,师兄。”

楚子航发觉屏幕上有几滴水,大概是飞机漏雨。他想。

他无力挽回。路明非眼睛里的小狮子是那样清晰而坚定。

他能够想象路明非是怎样红着双眼咬着衣袖不哭出声的。也能够想象他说楚子航的未来不应该有他的时候有多痛苦。
为什么要把我推开呢。
楚子航闭上了有些酸痛的眼睛。

“Is it over yet?
Can I open my eyes?
Is this as hard as it gets?
Is this what it feels like to really
Cry—— ”
耳机中的悲伤女声正唱到最高潮的副歌。Cry的余音不断回响。

“I'm talking in circles
I'm lying
they know it
why wont this just all go away!?
is it over yet?
can I open my eyes?
is this as hard as it gets?
is this what it feels like to really
Cry——
Cry——
Cry——”
路明非清越的声线在天台响起。撕心裂肺的痛苦与孤独让这首本就悲伤的歌生生将人心撕裂。
不能阻碍楚子航。
不能在一起。
不能……爱他。


三年后。

楚子航成了现在炙手可热的明星。艺名楚君焰,毕业于著名音乐学院,声音能让耳朵怀孕。高富帅,性格冷淡但是对粉丝又相当温柔。
凭借同名歌曲《君焰》和《村雨》一跃成为国民天王。
只是他从来只唱过两首情歌。
《你是我心中一句惊叹》和《Enchanted》。
据说他很久以前就开始写一首歌。编曲歌词以及后期一切全由他一人包办。有记者提问是否是谣传他也坦然承认确实有这首歌。只是在等一个眼睛里有着小狮子的人。

后来他在一次发布会上公布了这首歌。
《狮心》。
并且宣布退出娱乐圈。眼尖的人发现了他手指上的Darry Ring戒指。楚子航也承认是为了那个眼睛里有狮子的恋人。

夏弥看着头条是《楚君焰退出娱乐圈,坦言将于近期结婚》的娱乐新闻,眨了眨眼,一手撑上下巴。微微一笑。
“还真是迟了好久的婚宴啊。”

“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挺好的。”


End.
——————————————————————————————————————

没错完结了哦x。
不过会有两篇番外。
一篇是情人节补完,一篇是楚路二人三年后的重逢。嗯。
啊终于填完一个坑了好兴奋www。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