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德哈】终成眷属*『①—③』「中短 甜 HE」



好吧这个题目原定是写成甜转虐虐虐的BE的哈哈哈。不过后来还是改成了纯糖。








以后再写篇《终成眷属》同名的刀子吧嗯x。








唔,近期会有德哈的中长篇《天作之合》上线,没错那个24k纯甜,嗯,除了小虐怡情。



只想让受尽苦难的他们能有终成眷属的一天x。
伏地魔与Harry的父母同归于尽设定。活下来的男孩,救世主称呼保留设定。
小龙男友力苏力爆棚x。

————————————————————————————————


「1.」
Draco有一本画册。
一本承载了他最重要的秘密的画册。他给画册施了高级密咒和忽略咒,然后把它藏在了床垫子下面。
他不希望有谁会看见它。




Draco撑着下巴,坐在图书馆里,面前摊开一本书,画册就放在书的上面。Draco的手无意识的在上面划拉着。手胡乱动着,银灰色的眼却偷瞄着和红发的Ron坐在一起的,他的Gryffindor黄金男孩。


“Merlin在上,Harry,你知不知道制作迷乱药剂要加入的是干荨麻还是鼠尾草?”Harry从厚重的魔药教科书里抬起头,湖绿的眼睛眨了眨,无奈的对Ron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尽快去跟Mione和好,尤其还有三天我们就考试了,Ron。”说着用眼神向Ron示意坐在他们前面几桌的万事通小姐,拍了拍他的肩。而Ron原本就哭丧着的脸这下真的快哭出来了。“我知道,Harry,我知道。但是Mione说在这周四,也就是考试之前不许我去找她。”“…Merlin啊,你又干什么蠢事导致连我也被一起拖下水了?”………

Draco坐的离他们并不太近,接下来的话大概Ron觉得不好意思所以说的格外小声,他什么都没听见。


其实看到Granger小姐坐的离他们那么远就能猜到个大概了,尤其是在魔药学马上就要考试的前提背景下。成绩不过关的一定会被Snape派去做义工打扫他的办公室实验室还有魔药课教室,一个月。

如果那个有着翡翠眼眸的黄金男孩来问Draco怎么制作迷乱药剂的话,Draco一定会大声嘲讽大名鼎鼎的救世主Potter居然连迷乱药剂都不会做然后用这个理由嘲笑他好几天。但是在那个“好几天”之前,他会在嘲讽完后,抓着黄金男孩瘦弱的手腕,拉着他来到图书馆后排的魔药学专区,在嘲笑他比自己矮的同时站在他身后取下Harry拿不到的几本书,再拉着他的手腕回到桌前坐下,然后告诉他在第几页第几行有关于迷乱药剂的资料,而在另一本书的哪一篇哪一页上有迷乱药剂的图文。也许他会从坐在椅子上的Harry背后张开双臂撑在桌上,把Harry拢在怀里,告诉他不是用干荨麻也不是用鼠尾草,是用喷嚏草坏血草和独活草。再告诉他制作魔药的所有技巧和要点。也许他会嘲讽Harry整洁却并不那么美丽的字,然后握住他的手教他写自己那一手华丽的花体。写他的名字Harry Potter和自己的名字Draco Malfoy,写在一起。黄金男孩黑绒绒的发会在自己的下巴轻触,自己淡金色的发会扫过他白嫩的脖颈,然后黄金男孩或许会觉得痒而在自己胸膛与桌子间的小小空间里瑟缩一下。Harry身上特有的清新气味会围绕在Draco鼻尖渗进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然后溶于骨血,流于心脏与脑海,以及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但这一切都是“如果”,基于“Harry会来问Draco迷乱药剂的制作方法”的前提之上。
但这根本不可能。
无论Draco的魔药学成绩多么优秀。

他的黄金男孩Potter永远不可能来问死对头Malfoy迷乱药剂的制作方法。

Draco觉得有什么在胸膛里轻轻叹息。他没在意,或者说在意也没用,就这么躲在厚厚的书后面一直悄悄偷瞄着坐在落地窗边的Harry发呆。

Harry黑色的发在天光里闪闪发亮,翘起来的几根头发大概是因为睡了觉起来没有整理好。明明用柔顺咒或者更简单一点用水就可以弄好的。Draco想。Harry取下了那副圆镜片的眼镜放在一旁,Draco眼尖的发现了镜片上的裂痕。他怎么还不会修复咒呢。Draco换了只手撑着下巴,修长的手放下笔,轻扣着桌面。我可以不用魔杖也完美施放那个简单咒语的。Harry碧绿的眼睛像世界上最完美剔透的翡翠,嵌在Harry白皙的脸上,长长卷卷的睫毛偶尔抖动两下像振翅欲飞的蝶。难怪他镜片总是那么脏,Draco挑了挑眉。

说起蝴蝶——也许我可以折一只千纸鹤给他飞过去,像魔药课上飞给他的那只。
很简单的。
趁着Snape背对着自己,赶紧折一张正方形的白纸,用自己的手指而不是魔咒,一折一叠一叠一折重重叠叠叠叠重重,最后折成一只小巧的千纸鹤,把翅膀稍稍弯一弯,这样更方便它的飞行。施上一个简单的甚至都不用魔杖的漂浮魔咒就好了。
把小小的纸鹤托在手掌,另一只手捏住它已经开始扇动的翅膀,对准Harry的方向,轻轻吹出一口气。
小小的纸鹤就会摇摇晃晃却非常精准的朝救世主飞去了。
承载着Draco跟随着它的摇摇晃晃的缱绻目光,和嘴角不由自主挂上的温柔微笑。
你看,就这么简单。
其实连吹气都不必的,只是Draco想这么做而已。

就这么办吧。内容……内容就写什么原来Gryffindor巨怪也能看懂书还以为塞满了鼻涕虫之类的就行。嗯。说不定还能约个时间以打架挑衅之名行调戏约会之实。
Draco打定主意,放下了撑着下巴的手,低头看了看画册——该死!Draco懊恼的皱了皱眉,这都什么时候划拉的,满纸都是Potter的名字!
看来千纸鹤还是算了吧……




Draco郁闷的挠了挠头发,无意瞥到Harry刚抬起头似乎正在扫视整个图书馆,眼看就要看到Draco这儿了,他连忙整理好了头发,朝着刚看到自己的Harry露出一个标准的Malfoy式假笑,优雅,俊美,却又透着不屑与轻蔑。
Harry看到铂金贵族虚伪的笑,碧绿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会儿,皱起了清秀的眉。
“疤头。”Draco对他做了个口型,露出恶意的笑。Harry不想在图书馆里和他折腾,只是拿圆亮湖绿的眼瞪了瞪他,回了个“笨蛋”的口型便又低下头看书写论文了。

Draco见他不再理会自己,撇了撇嘴,胸口一瞬间空了一小块。回想了一下刚刚Harry那双翡翠般的眼睛,又突然柔软了心。


Draco看着那页写满Harry名字的画纸发了会儿呆,还是没有撕下它,只是翻过一页,又拿起笔,开始认真的涂写画画。

过了会儿,那边的Harry稍稍抬起头,悄悄盯着认真划拉着的Draco,抿了抿唇。



「2.」
Draco在Hogwarts特快列车上正从头走到尾。
准确的说,是从头找到尾。Blaise Zabini一脸苦相的跟在铂金贵族后面。在Draco找到Harry的车厢后第四次“不经意”的经过Harry的车厢并以各种莫名其妙的借口,诸如“Potter你的眼睛就像腌过的蛤蟆”,“Potter你就吃这些东西?噢Merlin,你的品味真是差极了”等等去找茬的时候,Blaise终于在第五次发生之前拽住了Draco飞扬的巫师袍角。
“你干嘛?”Draco拍掉他的手,一脸不耐的瞟了Blaise一眼,眼神就一直管不住的,往Harry所在的车厢飘。
“我说,你去追他吧。”Blaise苦着脸开口,看着心不在焉的蛇院王子殿下。“那个救世主,绿眼睛的Harry,否则整个蛇院跟你相近的人都要被你折腾疯了。每次一节一节车厢的找就算了,三番五次幼稚甚至莫名其妙的挑衅也算了,一年级和他一起去禁林说着‘我可是Malfoy家的继承人’一边任劳任怨的替Harry提着灯,每次列车上想尽办法就算威胁别人也要把巧克力蛙全都留给Harry所在的车厢,午餐的时候躲在Harry吃饭的必经之路上等他过来就各种嘲讽,吃饭的时候总是偷偷用魔法将水果糖浆馅饼放在Harry面前,每天七八次穿过大半个学校专程到狮院找茬,一下课就马不停蹄的冲到Harry上课的教室外等着他过来吵架——你还要我说吗?”Blaise一脸严肃的看着沉默的Draco。“别傻了,整个Hogwarts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你跟他有一腿了,你以为谁都像他那么迟钝?”Draco依旧沉默着,静了一会儿,Blaise听着列车行进的声音,开始有点战战兢兢,Slytherin的王子殿下不会生气了吧…
“你………”良久,Draco终于开了口。“居然叫他Harry?!”“…………抱歉,Draco,我只是说顺口了…”打死没想到王子殿下的重点居然是这个的Blaise抖了抖眉。“顺口?那你是经常这么叫他了?”“…Draco我不是故意的。”“行了。”Draco理了理长袍,“我接受你的建议。”“…啥?”“我说,我决定开始追求Harry。”Draco不紧不慢的说,看向Harry所在的车厢。“如果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敢于追求自己所喜欢的,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才是合格的Malfoy。”Draco轻描淡写的说着,平淡的脸上,是一双热切的眼,银灰色的瞳孔里,是志在必得的温柔执着。



“Harry,Harry?怎么了?”Ron摇了摇突然发呆的Harry。“噢,Ron,没什么。”
只是一瞬间猛然心跳了一下而已。
Harry一只手抚上胸口,对Hermione和Ron眨了眨眼,微微一笑。




「3.」
Slytherin的王子殿下在追求Gryffindor的黄金男孩。




这个消息被曝出来——被铂金小贵族自己曝出来的时候,整个蛇院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Blaise,Crabbe和 Goyle。至少他们不用再憋屈的跟着Draco来回奔波在Gryffindor和Slytherin之间了——王子殿下想尽量二人独处。而整个蛇院………身为级长的王子殿下如果因为Harry没有理他或者吃了什么飞醋而心情不好,被摧残的可是他们啊。


至于整个Hogwarts…………每天都被两人无意间秀一脸血的人们表示乐见其成,除了一些忠实的王子殿下追随者和Harry小天使守护团团员。
前者比如Pansy,后者…比如Ron,和Ginny。




“Draco,那个Potter是给你下了迷情药吗?那个该死下作的…”“Pansy Parkinson。”Draco皱着眉转过身,平淡的直视着跟在自己身后转了一下午也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了一下午的Pansy,嘴角挂上了Malfoy家族标准的15°假笑。“如果你再这样诋毁Harry Potter,我不介意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Malfoy式的护短与Slytherin式的回敬。”“Draco!…”“我可是个相当合格的Slytherin和Malfoy。后者极度护短,前者毫不留情。而我,是Draco Malfoy,也是个标准的Slytherin。”Draco朝失神的Pansy优雅礼貌的微微鞠躬,“那么,我先失礼了。”直到Draco飞扬的巫师袍角消失在拐角彻底离开Pansy的视野,Pansy猛的腿软跪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喘气,刚刚一瞬间紧缩的瞳孔终于恢复到正常大小。她心有余悸的轻轻拍着胸口,心里不住的发凉发怵。


这才是,Malfoy家族继承人,Slytherin的王子殿下,真正压倒性的威慑力。
她终于意识到,Draco从前与Harry的小打小闹,无论看起来多么气愤恼怒,他从不曾真正对Harry有过一丝厌恶愤怒,他的眉梢眼角总是挂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以前她认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Draco认为有趣好玩而已。
直到刚才Draco猛然凛冽尖锐的气势,她才意识到,他只是从不舍得吓着那只Gryffindor小狮子而已。否则,以Malfoy锤炼多年的上位者气势,那只勇敢却稚嫩的小狮子还不早就离他远远的了?就算Harry勇气过人,只怕对Malfoy也只剩下反感了。


Pansy突然觉得胸腔空缺了一个拳头大的洞。
你又是何必呢,Draco。Pansy慢慢站起来,嘴角扬着寥落的笑意。你的温柔,那只蠢狮子怎么会懂呢。


“Harry!你不能便宜了Malfoy那只奸诈的白貂!这一定又是他的阴谋!”Ron跳着脚的在Harry身边大声说着。“Mione!你也来说几句啊!Hermione!”金棕色小卷蓬蓬头的女巫依旧埋首在书堆里奋笔疾书,“Ron。停止你那愚蠢的话语。”聪明美丽的女巫翻过一页,不以为意的继续道:“整个Hogwarts里没看出Malfoy对Harry心思的也就只有你和Harry本人了。”“Hermione!”“再说了,这种事我们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让他们自己折腾。而且作为朋友,只要Malfoy能够保证他对Harry的好能给他幸福快乐,给他一个家,也没什么不好。而且,Malfoy也会收敛很多的。”Hermione从书中抬起头,看向一直神游着的黄金男孩,“well,也许Malfoy也不是单相思。只是对象太迟钝了一点。”说完也不理会自家男友吹胡子瞪眼仿佛吃了鼻涕虫的表情,唤回Harry神游在外的灵魂,向他偏了偏头示意站在自习室门口的Malfoy。“我可不希望他就这样抱着那束白山茶在那里傻站着。你看看自习室里的女生们。”


Harry不明所以的看向门口。Draco抱着一束白色山茶随意的靠在门口,银灰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这只曾经很讨厌的白貂确实生了一副相当赏心悦目的皮囊。铂金色的头发泛着幽幽的光,平常惯有的嘲讽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其难得一见的温柔情意。Harry耳根迅速红了起来,扫了一眼自习室才发现基本所有女生都是一脸羞红的看着Draco。无视了Hermione意味深长的眼神,急匆匆抓上书和羊皮纸就冲了出去,经过Draco身边时另一只手一把抓住Draco的手腕,把他连拉带拽的拖了出去。Draco小心翼翼的护着那束白色山茶,看见前面那人随着跑动不停飘动的黑色发丝里若隐若现的通红耳朵,不由得勾起嘴角轻笑一声,手上立刻转守为攻拉上了Harry的手,掌握主动权,超过Harry,牵着他一直向着湖边奔跑。


嘴角的笑从未停过,甚至在慢慢变大。

“Mal、Malfoy,你、你发什么疯!”Harry手撑着膝盖喘着气,向很快就调整好了呼吸的Draco抱怨。“不是你拉着我跑的吗?这么快就忘了?难道Gryffindor也会推卸责任了吗?”Draco挑了挑眉,抱着手臂看着正在努力平复呼吸的Harry,“另外,原来Gryffindor的巨怪也有你这样弱不禁风的吗。”Harry皱了皱眉,站直身体,“如果你是来找我吵架的,我现在没空跟你吵,我还有作业要写。”说着就要转身离开,Draco一看,急了,上前一步拉住Harry的手腕,“别啊!我就是开个玩笑!”Harry转过身看着他,清秀的眉眼写着无奈与点点迷惑。“噢,这个,给你的。”Draco见Harry停下了脚步,连忙拿出那束甚至还带有露水的白山茶。Draco施了个无杖的悬停咒让Harry的书和羊皮纸漂浮在空中,解放了他的双手。


将花束举到Harry的眼前,趁对方愣神之际猛然摘下了Harry的眼镜。“这么一看,你的眼睛其实挺好看的啊。我是说,至少比腌过的绿蛤蟆好看一点。比如没有腌过的绿蛤蟆。”
“…………蛇嘴吐不出象牙!”Harry脸上有着几缕激烈运动后的红茵,浓黑的睫毛和碧绿的眼睛没了圆镜片的阻挡,水光霖霖的翡翠隐在白色山茶花后,淡红与碧绿,墨黑与纯白,朝Draco一瞪眼,明明是气愤的眼神却生生被Draco曲解成了嗔怒,几乎立刻就呆在那里。
Harry恼羞成怒的劈手夺过那束山茶和眼镜,戴上眼镜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要把那束花砸在地上,Draco眼疾手快的一个变形咒将纯白的花束全部变成了白色的蝴蝶,绕着Harry飞了一圈,四散飞走了。




“怎么,看呆了?难道活下来的男孩连这么个小小的变形咒都看不明白吗?还是和Wesley还有那个泥…Granger在一起太久了也一起退化了?”Draco挑了挑眉,看着盯着飞走的白蝴蝶微笑的Harry。他很高兴这个小小的魔法能让他的黄金男孩一笑。“Malfoy,如果你想和我……和我做朋友的话,就不要再那样称呼我的朋友们!”可惜微笑的黄金男孩听见了他刚刚一不小心的口误。Draco有一点小小的挫败感。然后无奈又带着些宠溺的笑了。“没问题。Draco Malfoy任凭差遣。”朝着Harry微微弯了弯腰,一派绅士风度。Harry不由自主的小声笑了起来。




“不过,你好像搞错了什么。Harry。”Harry没去在意那个突然亲密的称呼。因为——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Draco与一棵树之间。而Draco,正离他越来越近。“Malfoy,你…太近了…”Harry背靠在树干上,退无可退,正要伸手推拒,Draco猛的一掌撑在了Harry耳边,比Draco矮了五公分的Harry耳根子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了起来。
“我可不是想和你做朋友啊,嗯?”Draco上位者的气息不合时宜——或者说太过时宜的冒了出来,被Gryffindor团团守护的纯情小狮子Harry白皙的脸上立刻烧起了红霞,一双绿眸不自在的四下乱看,纤卷的睫毛不停的扇动。扑闪扑闪的,Draco只觉得每一下都像扇在了自己的心口上,痒痒的。Draco觉得再不说点什么自己就会一头吻下去了,那一定会把小狮子吓跑的。于是还留有一半理智的脑子立刻做出了最佳判断。




“Gryffindor的鼻涕虫脑子都能明白的,我是在追求你。Harry,大难不死的男孩。我们的Gryffindor黄金男孩难道不明白什么叫‘追求’吗?”Draco压低了嗓音,“well,Harry。你还是直接答应我吧。就不用兜圈子了不是吗?我的小狮子?”Harry猛的抬起头,鼓起勇气直视了Draco银灰色的眼睛几秒,还是被那里面满溢的笑意与温柔情意软了下去。
空气渐渐暧昧热络起来。


“Harry!!!”“Harry你在哪!!”被Ron大声呼叫的声音抓回了神智,Harry猛的推开Draco,拍了拍依旧泛红的双颊,怒瞪了Draco一眼,Draco回以一个暧昧的笑,挑起左边眉毛,随手将一片叶子变成一朵白山茶,银灰色的双眼紧紧锁定着Harry湖水般的眼睛,慢慢的靠近那朵纯白色的花,然后在Harry的目光下,大大方方的在那还有些水珠的娇嫩花瓣上,印下极其缓慢缠绵的吻。然后带着些微恶意的笑,对Harry做了个口型。Harry立时腾地脸一红,转身跑了。




真是,果然是Gryffindor纯情无脑的小狮子啊,连书和作业都不要了吗。Draco看着Harry踉踉跄跄跑远的身影,满含温柔笑意的看了一眼还悬浮在空中的书本。“你们那绿眼睛的主人有点傻,我就勉强暂时接纳你们吧。”挥了挥手,愉悦的带走了那堆书和羊皮纸。

他做了什么口型呢?
Draco只说了四个词而已。






【With flower kiss you.】

——以花吻你。

评论(1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