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真遥】尾尖 chapter.12


Chapter ⅩⅡ

“开,开什么玩笑……”真琴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宠物医生。“很抱歉,可是,结果就是这样的。他是急性,治疗已经没有作用了。为了减少他的痛苦,我们建议…”“都说了开什么玩笑!!!!”温柔如三月春风的真琴第一次动怒,揪住医生的领子,大声质问:“小遥怎么可能会死?!小遥怎么可能会是什么传染性腹膜炎?!小遥他只是……”说话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揪住医生衣领的手也渐渐松开。“他只是……发烧而已。只是感冒了而已…小遥才不会死呢……小遥他说好了要陪我的小遥……”碧绿的眼睛里,一丝丝光彩都没有了。医生见他这样,叹了口气,又轻轻说了一句,走开了。

真琴的眼睛却因为这一句话倏的睁大,眼眶红了又红,眼角泛凉。只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落下。
怎么办…怎么办…真琴失神的看着病床上挂着点滴,昏迷的遥。那双蔚蓝的眼睛被灰蓝的皮毛彻底覆盖。

病房的窗帘关着,连一丝光线都不曾穿透进来。白惨惨的灯光洒在遥变得有些灰暗的皮毛上,却始终都没有早上在阳光下那般好看。
真琴愣愣的看着禁闭双眸的遥。
无助的闭上双眼,真琴靠在冰冷的墙上,一寸寸下滑,心,一点点成灰。不该这样的。

遥不该这样的。

小遥是活在人间的天使。他不该被这样的,他应该在阳光下慵懒的晒着太阳,他应该在水里悠闲的沉浮,他应该在自己旁边安静又欢乐的吃青花鱼……
怎么可以像现在这样,被一根塑料管子一根针头一瓶点滴一张小小的床束缚呢?真琴睁开眼,暗淡的绿色双眸里勉强凝聚起一缕柔光。轻轻踱步到昏迷的遥身边,无比认真,无比专注的看着遥。
遥灰蓝色的皮毛,柔软的耳尖,小小的鼻头,密长的睫毛……一寸一寸,极细极细的看着。他要把他刻在心里。每一根毛发每一厘血肉。
我要把你,融入我的骨髓。一点一滴,全是你。
小小的遥,躺在宠物医院的病床上,显得那样的小。医院的病床都是单人床,消瘦后的遥静悄悄的躺在上面,蓝色的床单在他身体下平整的铺着,没有丝毫皱褶。

病房里没有一点点声音,充斥着耳膜的,只有遥微弱的呼吸。
“小遥。”
我能陪你的,只剩七天了。


※ ※ ※


“小遥。快看我给你带什么来啦~”真琴手里拎着个袋子,里面似乎是个瓶状的器皿。真琴步入遥的病房,不出意外看见熟睡的遥。

真琴柔绿的眼眸暗淡下去,轻轻抚摸着遥已经不再光滑的毛,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这是小遥生病的第三天了。真琴亲眼看着曾经活蹦乱跳的遥一点一点消瘦下去,蔚蓝的眼睛一点一点浑浊,醒着的时间越来越短……真琴所受的折磨,一天比一天沉重。

几乎透不过气。

遥已经脱落了不少却依旧细密的睫毛颤了颤,感觉到了真琴的存在,努力的睁开眼。“真琴。”小遥怎么会有这样细弱的声音呢。“嗯。小遥乖。我在这里哦。快起来,我给你带了青花鱼粥呢。”真琴用力按下心如刀割的痛,强打精神,用平稳温柔的声线说着。“多吃点,才好的快哦。”遥呼吸顿了顿,沉默。

“小遥?小遥~”真琴有些担忧的唤着,目光紧紧的看着遥已经不再通透的蓝色眼睛。
“真琴……我知道了。”遥眨眨眼,颤颤巍巍坐了起来。“来,小遥,张嘴。”真琴拿着奶瓶,细心温柔的喂着。

心里止不住的酸楚。
现在的小遥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奶猫了,他长大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却只能用小奶猫的方式进餐了。

遥其实很清楚自己时日无多了。会有谁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呢?
他们谁都不肯说。
明明都心知肚明。

怎么舍得呢?
我只能陪你,最后的四天了。
四天,96个小时,5760秒。
这是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最后的时间了。

真琴看着只喝了两口就已经没有办法吞咽的遥,没有说话。

空气静的有些可怕。
真琴一点点挨近遥,抵上他的额头。曾经做过无数次的动作,如今却只剩下相对无言。
遥的痛楚,他无力分担,只能尽量的装作开心,装作不担心,装作小遥的病其实不严重。他能做的,只有这样了。

真琴的绝望,遥无力安慰,只能忍耐下一切痛苦,忍耐凌迟般的疼痛,忍耐吞咽东西是的刀刮般的痛。他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你看,他们这样相爱,却最终,连陪伴都不行。


※ ※ ※


第七天。

最后一天了。最后的,几个小时。

“小遥。我来陪你啦。”真琴一如往常的步入病房。可他双腿发抖,他双手紧握,他……心空了一个洞。

遥安静的团成一团,只剩下骨架和皮的他,早就没了原本的漂亮。努力睁开无神的双眼,浑浊的蓝色晶体阻碍了他几乎所有的视觉。他只能感受到光影了。

“小遥。”压抑着颤抖的声音。
“嗯。”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我爱你。”快要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也是。”最后的尾音飘散在寂静的空气里。

“橘真琴先生……时间…到了…”医生刻意压低的嗓音在真琴耳边响起。

真琴几乎失去所有神智,只是木木的点点头,然后对遥说道:“小遥,最后还有一针就好了哦。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最后一针,我就带你回家。睡一觉起来,我们…就到家了。”真琴的声线已经无法保持平稳。

医生拍了拍真琴的肩膀,走上前,为遥注入最后的一剂药物。

真琴转过身,抹了抹脸,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屋外下午的阳光,就这样泄了一地。
医生轻轻走了出去,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现在要做的,是最后的陪伴。

“真琴。”遥的声音从真琴背后传来。不似前几天那样微弱,反而带着几分生机。
“嗯。小遥怎么啦?”真琴转过身。瞬间呆愣。
遥的瞳孔渐渐恢复了最开始的清澈,蓝宝石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就这样直勾勾的直视真琴碧绿的瞳孔。阳光里浮着细小的灰尘,映在遥海蓝的眼中却像是极其细微的星辰闪烁。

那么迷人。

却是回光返照。

“真琴,我爱你。”遥轻声说道。真琴愣愣的看着他,扬起最温柔最温柔的弧度。
“小遥,我也最爱你。”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恍惚间好像看到曾经那个面瘫的少年,对自己微微笑了笑。

遥已经有些迷糊了,慢悠悠躺下,说道:“真琴,你给我讲故事吧。我好困了,我想睡觉。”真琴揉揉眼睛,搬了张凳子坐在病床边。
“好啊,那我开始讲了哦。”
“嗯。”
“小遥,你还记不记得你还是小奶猫的时候,走路都还走不稳,却非要自己去扑蝴蝶,结果滚进泥浆里了呢。超级蠢的呢。”
“嗯。”
“还有哦。那次你悄悄躲进我书包里,陪我去上学,只是因为我说了一句没有你会寂寞。小遥真的很温柔啊。其实,那个时候我特别特别开心,觉得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可以和你在一起真的太好了。小遥。”
“…嗯。”
“小遥特别喜欢蹲在我头上呢。是因为很高视野很好的缘故吗?每次我都特别害怕你摔下来呢,偶尔也要顾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
“我啊,最喜欢小遥了。那次小遥生气跑掉了,我可是非常非常着急呢。小遥,我啊,最爱你了。不是小遥就不行的,我只要小遥。不管小遥是什么,只要是你,就都没关系呢。”
“……”
“小遥特别喜欢水和青花鱼呢。等你睡醒了,我就带你回家,我给你做青花鱼,给你放水让你泡在水里好不好?”
“……”
“小遥是不是很喜欢那个鱼影灯?我也很喜欢的呢。只是,每一次想去触碰停留在你身上的鱼影,它们都像有感觉似的逃走了呢。”
“……”
“小遥你一定要早点醒过来,我还答应了要带你去海边呢。”
“……”
“小遥。”
“……”
“小遥。”
“……”
“小遥。”
“……”
“小遥。”
“……”
“小遥。”
“……”
“小遥,你这个骗子。你明明告诉我,如果想你了就念三遍你的名字,你就会回答我的。”
“……”
“小遥我跟你说哦……”

明知早已不会有回答,可是真琴还是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一直说到最后什么都说不出了。终于是,泣不成声。
走上前,搂住遥早已冰凉的身体,额头抵上额头。
“晚安,小遥,做个好梦。”
“梦醒了之后,我就带你回家。”
梦醒了以后,一切都回不到,最开始的模样。
病房内,只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悲鸣。

声声断肠。


※ ※ ※


真琴其实不怎么相信也不怎么喜欢上帝。
如果两个人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为什么又要让他们相遇。

真琴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小小的盒子。特意调制的海蓝色抛光外表,在阳光下泛着光华流转。
像极了他的眼睛。
在家门口停下,真琴轻声说道。
“小遥。我带你回家了。”

——————————END——————————




当然是假的啦……
只不过是小遥作为猫的部分结束了哟~
下一章放小遥人形~
——————————TBC——————————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