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德哈/DH】Wanna Have A Dance?「上」

Wanna Have A Dance?(DH)

哭泣脸。
本来想一发完结,然而作业太多会太多压根没时间,只好先放一半了......

——————————————————————————————————————————————————————

    Draco睁眼的时候还迷迷瞪瞪的,一眨眼看见寝室里都装饰上了各种红红绿绿的饰物,脑子腾的一声就炸了:“What the HELL!!!”要知道高傲的铂金小贵族,现在是正经贵族的Draco Malfoy,最讨厌的就是红色。“明天是圣诞节,Draco,今晚是平安夜。”Blaise Zabini都没有回头看恼怒的贵族一眼,耸耸肩回答了,继续手上的工作——用变形咒制作铃铛,然后挂在榭寄生的花环上。“我敢赌100个金加隆,你一定还没有决定自己的舞伴。”边做着工作,Blaise边说道,“据我所知,Pansy已经准备了好几套身为贵族家的‘Fair Lady’面对你的邀请时的回答。”“她?”Draco嫌恶的皱了皱眉,“不,绝不。那你呢,我们风流的花花公子找到舞伴了吗?”“当然。”“是哪家小姐如此幸运?”“Greengrass家的二小姐。一个美丽而聪慧的女人。”Blaise神色中竟有些迷恋,Draco惊恐的看着这位花花公子一脸神往的模样:“Merlin!你是被下了迷情药吗?你真该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有多可怕!”“别傻了,Draco。现在距离最终决战已经过去两年了,存活下来的人几乎都有了恋慕的对象——当然,我不敢替你下结论,不过你自己应该非常清楚。Draco。”Blaise停下手中的活,转过来认真的看着Draco:“去吧,今晚可是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节了。”Draco抿了抿唇,灰蓝色的眼睛滑过复杂情绪。
    Blaise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不再理他。Draco站在床边想了很久,不经意瞥到床头的一罐手折千纸鹤,灰蓝色的眼仿佛被黏住一般一动不动。
    发了会儿呆,Draco才终于拉开了衣柜。换过了好几套衣服,用了不少头发定型咒,直到Blaise都已经哼着歌把几十个榭寄生花环做完了,才停止来回折腾自己。而显然,已经坠入爱河的Blaise并没有注意到纠结的Draco,径直拿着几个花环和几个苹果出门去了。Draco慢慢踱到门外,淡淡看了那罐彩色的千纸鹤,手上顿了顿,还是轻轻掩上了门。
   
    战争已经过去两年,曾经的满目疮痍如今早已恢复如初,甚至更甚于那些平和却提心吊胆的日子里那样明媚。打人柳全身的枝叶都已经全部消失不见,曾经被某个冒失鬼救世主和红头发的Weasley用车撞断的枝丫早就已经愈合重生。想到这里Draco不自觉的微微笑了笑——有多少人知道伟大的圣人波特小时候的那些蠢事呢。
    Draco实际上并不急着去找圣人波特。天还早呢,急什么呢。如今战后被证明是卧底的Malfoy家族也不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所有一切悲伤过往也都已经过去了两年,还急什么呢。
    今天实在是个晴朗的日子,天空蓝汪汪的,冬日的暖阳一点不吝啬,温柔的铺在尚有些碎雪的路上和树上。Draco踩着悠然的步子慢慢散着步,随意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上第一节飞行课的地方。这空旷的地方是年幼的他和年幼的救世主第一次正面争执的地方——
    “Up!”Draco有些小小得意的看着自己一呼唤就上手的扫帚,挑衅的撇了一眼对面小小的救世主。Harry碧绿的眼被圆圆的镜片遮挡,明媚的阳光为他原本就明亮的眼睛又镀上一层光芒。“Up!”也是第一声呼唤,扫帚就飞到了Harry手上。随后Draco摸出不知什么时候顺来的Neville的记忆球,飞上了天空,挑衅着还不会飞行的救世主。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小小的救世主竟然真的,骑着扫帚歪歪扭扭的追了上来,甚至冲出去拿回了那个记忆球,还因此破格进入了魁地奇队,成为了找球手。
    也许真的已经太久了,Draco记得的片段也就只有这么些了,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件事的具体过程又是怎样,他也已经不怎么记得了。
    他只记得,那天的天气是真的很好,明媚又温柔的天气。年幼的救世主冲着他发脾气,祖母绿的眼睛瞪着他,明明是生气的表情,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柔和的天光为他本就闪亮的柔绿眸子封上一层柔亮的光芒。即使是在这么多年这么多磨难后,在Draco的回忆里,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如星河闪烁。
    “小心!——”突如其来的疾呼拉回了陷在回忆里的Draco,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抽出魔杖,一转身却发现是个孩子——还不会飞的孩子。“对不起,先生,我还不会飞。”年幼的孩子一脸歉意和惊慌的对他道歉。“没事。”Draco微微点头致意,留恋的看了一眼空旷的草地,转身离开了飞行场。

    虽然还是冬日里,但也许是因为平安夜,也许是因为明晚的圣诞晚会,Draco一路过来看见的都是说笑嬉闹的学生们,即使是冬日,依然透着盎然的生机和活力。
    我想我可以去教学区看看,说不定可以碰到黄金三角。Draco这样想着,脚下也就慢慢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教学区还是像以前一样,松快又严谨,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着,时不时有女生看着Draco,露出迷恋和向往的神色,希望自己是有幸被邀请与他一起参与舞会的伴侣。Draco只是轻轻哼着歌,慢慢走着,不去看,也不在意。
    倏然看到一棵粗壮的树——在几年前,他曾经坐在这棵树上等着当时因为被火焰杯选中,而遭受几乎全校人的误解和恶语的救世主经过。
    也许当时他这么说并不被救世主相信,可Draco当时真的是相信Harry绝对没有向火焰杯投入自己的姓名——因为他是该死的Gryffindor,并且他自身也是十分的Gryffindor。他才不会做这样卑鄙的事。
    尽管后来被疯眼汉变成了一只雪貂,并且羞辱了自己,但事实上,当时看着Harry那些天第一个笑脸,愤怒的同时却又油然而生一种奇异的快乐——好像只要他笑了,自己也会快乐。可那时的他们都还不懂,都还太小,只有隐隐约约的快乐,直到某个晚上以后才突然醒悟,原来这就是喜欢,这就是爱。
    可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时却一切都物是人非,早已来不及也没办法说一句埋藏已久的话。有的,都只剩下言不由衷。
    “啊,Malfoy。好巧,你怎么在这里。”清脆的女声让Draco转过头。“你好,Granger,Weasley。”优雅有礼的问候。战后的两年,又因为Harry的原因,他们之间早已不是剑拔弩张,Ron也不再是冲动的孩子——所有人都在战争中被迫成长了。“我们刚从图书馆出来。”从小就拥有出众美貌的Hermione看着Draco,简单解释道。“你是要去找Harry?”Draco温文有礼的回答:“是的。我想我一会儿会去花房为他准备几束美丽的花,毕竟明晚就是舞会了不是吗?”“那么,我们先走了,Malfoy。”Ron同样疏远礼貌的客套,然后牵着Hermione的手离开了。
    Draco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耸了耸肩。战后一年,他们就订了婚。Draco已经认可了Hermione的聪慧与强大,却始终无法与Ron太友好,当然Draco也不想与他亲近。
    古老的建筑蔓延着让人心安的力量,又不自觉的让人怀念。就像刚刚说的一样,Draco打算去花房,为Harry准备一束美丽的花。
    去往花房的路上经过一间教室的时候,Draco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这是曾经Snape,他的教父的魔药教室。那个悲情而强大的男人,为了一个注定得不到的人,付出了一生。
    “如果我把水仙粉末放入艾草浸液中,可以得到什么?”这是他问Harry的第一个问题。当初的Draco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翻看书籍,才突然发现也许这不只是个问题。
     水仙是百合的一种,在Victoria,也就是现在这个时期,它的花语是“我的歉疚伴随你直至坟墓。”
     当得知Lily是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死去的时候,这位从不软弱的男人抱着她逐渐冷却的身体,嚎啕大哭。
     也是在这间教室里,Draco向着Harry飞去了他们的第一只纸鹤。虽然那纸鹤上是挑衅的话。
     在这几天后Draco也想过,为什么不直接把纸揉成一团砸给Harry呢?既不用花时间精力去折一只纸鹤,也不用冒着在飞行过程中被Snape发现。不过他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只是想这么做,就做了。包括亲手一折一叠的折出一只纸鹤而不用速成魔法。
     自从有了这第一只纸鹤,他们之间好像突然多出了好多话要说,好多抱怨要写,好多挑衅要画——有好多好多的想法和想说的话,想要传达。于是课堂上常常有几只纸鹤来回飞着,带着或挑衅,或嘲讽的话。
      时间一长,纸鹤上的话慢慢就变了调,我今天又被Pansy那狮子狗缠上了,我今天怎么这么帅,你眼睛像腌过的绿蛤蟆,你昨天是不是吃了好多水果糖浆馅饼哈哈哈你要蛀牙了,你今天换了一件长袍还换了裤子........
      真正让Draco发现自己微妙的感情的,是那节神奇生物课。
      当Harry气冲冲的从人群中向他走来时,他几乎要溺死在那双灵动的绿眸。他转头跟身边两个跟班交换一个眼神,扯着痞气的笑,双眼紧紧盯着Harry,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想拥抱他,想亲吻他——Draco惊恐于自己的想法脱缰了,慌慌张张的控制着自己,为了掩饰,喊着“demoter demoter”向后退去。
      想欺负Harry,想对他恶作剧,想闹他,想折腾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
      Draco其实从未发现,无论是对Harry飞去纸鹤的时候,还是向Harry一步一步走去的时候,他脸上始终带着三分宠溺七分恶作剧。
      那节课后不久,就是圣诞晚会了。
      Draco拒绝了所有女生的邀请,总觉得心里有点什么事想去做,不过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我想我也需要一个记忆球了。魔药课的时候,Draco撑着下巴,阴沉着脸想着。不经意的一晃眼看见救世主也同样把下巴放在厚厚的魔药书上,跟旁边红头发的Weasley低声交谈。说着说着又一脸苦闷的样子,清秀的眉有些拧着,拿下巴一下又一下轻轻磕着书。Draco看着救世主一脸苦恼的样子,挑了挑眉,大概猜了一下缘由。低头想了想,伸手随意撕了张纸,三下两下折成纸鹤——Draco现在折纸鹤的手法越来越娴熟了。趁着教授不注意,一只纸鹤飘飘忽忽的在Draco温柔又恶劣的视线中起飞,落到了Harry手边。
    Harry转过头看他一眼,展开了纸鹤,上面就只有一句话——
    “Wanna have a dance ?”

    出乎Draco意料的是,绿眼睛的救世主居然真的答应了。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