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德哈/DH】Wanna Have A Dance?「下 完结」

   

    圣诞晚会当晚,Draco花了三个小时来打扮自己。头发,领结,衬衣,外袍,长裤,长靴——所有的一切都要尽力完美,这可是他和Harry的第一次约会,说不定这一晚过了就成了呢?后来等他终于准备好的时候离舞会开场也只有半个小时了,于是Blaise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向以优雅高贵示人的Draco Malfoy一边不停低声咒骂着一边脚下生风袍角飞舞的冲向会场。

    Draco发誓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记得那一晚见到的Harry Potter有多让他心跳心动心喜心爱。

    Harry大概也是被Hermione精心打扮过了。一头杂乱的头发总算柔顺了些许,可还是有好几根倔强的翘着,昭示着主人的小小任性固执。Hermione为他制作了可以暂时让视力恢复正常的药剂,所以Harry难得的摘下了厚重的眼睛,Draco从未想过他之所以最爱绿色也许就是因为Harry这样美丽而灵动的眼睛。Harry的眼睛甚至都不能用祖母绿,翡翠这样的词来形容。

    像一只守护神鹿,静静站在碧绿的湖边,隐隐约约的银色光斑与碧绿的湖水交相辉映。偶然见着有人来了,远远的低一低头,温和而骄傲,倔强而优雅。

    Draco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深深吸进一口有些凉的空气,再缓缓吐出。伸手放出早已准备好的纸鹤,遥遥向着Harry飞去。Harry眨巴眨巴眼,摊开手接住小小的纸鹤,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这竟是一把门钥匙。

    Harry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不期然看见Draco斜靠在一棵树上。“别紧张,这里是学校的湖边。”Draco冲他耸了耸肩,“我们只有在私下才能正常和平的相处,不是吗?”Harry无奈的叹口气,习惯性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一头黑发。Granger看见了会暴怒的吧......Draco挑眉看着Harry把他难得整齐的头发又弄的如同被炸尾螺炸了一样,有些幸灾乐祸。

    不过想归想,看着已经放松下来的Harry,Draco站直了身子,优雅有礼的微微弯腰,朝着Harry伸出手:“Wanna have a dance?”Harry好像有一瞬间的怔愣,和转瞬即逝的羞涩,Draco心里正紧张着,也没太注意。

    伸出的手久久没能等到另一只或许有些粗糙的手,在夜风里渐渐的凉了,Draco的心也渐渐冷下去,沉下去。

    夜里的湖边很寂静,远远还能听见礼堂里的欢声笑语。Draco无奈的叹了口气,已经开始收回的手却冷不丁迎来了另一只有些温热的手——Harry朝Draco望向他的眼睛眨眨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这才等了几分钟呢,Malfoy,你真没耐性。”

    也许那种名为爱的温柔感情就在这一晚萌芽,生长,渐渐的渐渐的,Draco感觉整个世界都会因为Harry微笑的眼睛而变得明亮温暖,会因为Harry苦恼烦闷的嘴角而变得阴暗潮湿。

    Draco在生日那天收到了来自救世主的礼物——虽然是在凌晨4点,虽然那个礼物是砸在自己头上——Draco依然很开心。在他拆开礼物之后,那开心几乎是一瞬间上升到幸福的程度:Harry将他们之间所有的千纸鹤都收集了起来,全部放入了这个玻璃罐子里,还写了一张卡片。虽然先把自己诋毁了一番然而Draco依然能明白其实Harry在说祝你生日快乐,这个千纸鹤罐子是麻瓜世界的东西,据说对着它许的愿就会实现。Draco大半夜的在床上第一次笑得那样幸福而纯粹。

    可在Draco被父母带去见到黑君主之后,Draco的世界,永远停留在那个将一切分崩离析的夜晚。

    Draco被Harry的神锋无影击中后,其实想过就这样也不错。反正无论如何爱的恨的无奈的遗憾的都来自同一个人,如果死在这个人手上,总也不算辜负了他们这么长久以来那样默契而无言也从未对彼此说出口的感情。

    可世事从来不会如人所愿。

    Draco晃晃脑袋,从阴冷潮湿的回忆挣脱,再看向四周时不由淡笑一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坐回到了从前魔药课上的位置,而Harry就在左手边,隔着两个人一条过道的位置。好像一转头还能看见尚且青涩的救世主顶着一头乱发,戴着厚重的眼睛,一脸困意的上着课。

    暗自嘲笑了一声自己的幻想,却也控制不住的转过头去,原本不抱什么期望的眼睛却在一瞬间睁大——在救世主的桌上,放着一束风信子。用红色的丝带系着。

    Draco无法自控的从凳子上弹起来,几乎是飞奔到不过几米远的地方,拿起那束风信子左右看着。但是除了花和用来固定花束的丝带,什么都没有。这样低俗的品味除了Harry还有谁会有呢。Draco瞳孔蓦然一缩,又瞬间放松下来。

    毕竟Harry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Draco可是一直在这。

    大概是谁忘记带走的吧。

    这样想着,心底却一直有一个声音,说着那束花是给他的,是Harry给他的——

    毕竟明天可就是圣诞节了呀。

    Draco带着那束风信子到达花房时一个人都没有,不过也好,他可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亲手为那只品味低下的小狮子挑选和绑缚花束的心情。

    Draco精心的挑选着花朵,最终还是选定了有些俗气却绝对能够精确而浪漫的将他的所有心意传达给Harry的红白花朵,细细用闪着流光的银绿丝带系紧,又在花束正中放上一只千纸鹤。Draco端详着花束,偏着头想了想,伸手随意默念个咒语,从手指弹了些水珠上去,让花朵更显娇艳。

    确定花束一切妥当后,Draco走到一扇落地窗前,仔仔细细的将自己本就一丝不苟的着装和头发整理的更服帖和优雅,然后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捏紧两束花向着几年前与Harry跳过第一次舞的湖边走去。 

    Draco折腾了这么久,到达湖边时已经天黑了,远处的礼堂还是熙熙攘攘喧哗如白日。也对,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不过这一切可都与Draco无关,毕竟他只在乎那位救世主。 Draco无趣的扯扯嘴角,把花束和风信子放在湖边的树下,自己也靠着树干坐下。

   “明天可就是圣诞节了,Harry。”Draco理了理头发和领结,“Wanna have a dance?”

   周围静静的,一阵风轻柔的从湖上吹过,拂过Draco的脸颊。
无人回应。

   这里只有Draco一个人。
但他还是郑重的站起来转过身,优雅的弯下腰,伸出手,轻轻向着空无一人的树前问着。

   “Wanna have a dance?”

   即便他知道他再也等不到那只手了,也等不到那个人再带着狡黠的笑意嘲笑他太没有耐性了。

   那个有着灵动倔强却温柔的绿色眼睛的人啊,在两年前决战就已经永远睁不开那双让Draco魂牵梦萦的美丽眼眸了。他正静悄悄的沉睡在此时Draco邀请的这棵树下。

   那个拥有伟大而愚蠢的Gryffindor精神的救世主,为了这个世界,悲壮的在不过二十几岁的年龄与黑君主同归于尽了。

   Harry死之前向Draco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又眨了眨眼,也许别人不懂,可是Draco知道,那微笑是在告诉他,从此以后,可能再也没办法答复他的那个问句了——“Wanna have a dance?”

   尽管在两个阵营针锋相对的时间里,Draco依然会在圣诞节这天寄出千纸鹤,遥远的邀请着圣诞的共舞,无论多远。而千纸鹤上永远都只有这一个问句——Wanna have a dance?
可他还不太懂最后Harry那个狡黠的眨眼。

  夜色里突然漂浮起轻轻的舞曲,Draco做着像是揽着一个人的手势,嘴里哼着舞曲,一个人跳着双人舞,好像就只是在练习一支已经烂熟于心的舞蹈。脚下的动作有些奇怪,因为从前Harry并不太会跳舞,总是踩着Draco的脚,无论Draco怎样教他他就是学不会,无奈,Draco只能让自己习惯Harry的脚步,渐渐的,就成了这样奇怪的舞步。

   一曲终了,Draco停下了脚步,优雅的朝着树行礼。然后一步一步踱到树下,靠着树干慢慢滑下,抬头看着有些朦胧的月色,脸上的表情被月光模糊,手边的曼珠沙华和曼陀罗华在银白的月光下有些隐约。

   无尽的思念,无尽的爱情,和再也无法相见的你。

   Draco其实第一年根本不敢去看那个千纸鹤罐。实在太疼太疼,直割的他血肉模糊。

   第二年,才终于将它从衣柜最深处撤销了隐匿咒翻了出来。可还是在看见这个玻璃瓶子的一瞬间嚎啕大哭。

   Harry对他使用神锋无影的时候,他没掉一滴泪,只是觉得这样Harry也许就能轻松了。指认Harry的为他撒谎的时候,他也没软弱动摇,他要保护他,哪怕代价也许是性命——他还有什么不能给他的呢。眼睁睁的看着Harry死去感受着他一点一点流失的温度的时候,他也没落泪,他只是觉得,这样真好,至少他的小狮子再也不会疲惫再也不会累再也不会痛苦了——痛苦,让他替这个背负了一切的人承担吧。他的小狮子太累了,该休息了。

   可他见到那个瓶子的时候,仅仅只是一声呜咽,眼泪已经顺着脸庞不断线的涌着,突然就开始崩溃大哭——他终于知道,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无论这个千纸鹤的瓶子有没有实现愿望的能力,也无法实现根本实现不了的愿望,Draco终于意识到了,余下的一生,几十年,几十个圣诞节,是真的,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Draco发现自己脸上冰冰凉凉的,伸手一摸,已是满脸泪痕。

    突然,那束白色的风信子开始微微发亮,慢慢漂浮到Draco面前,忽地从花束变成一张照片——那是尚且青涩的Harry,有些羞涩却又偏偏要装作高傲的样子,向着照片外的Draco伸出手,微微一笑,弯下腰,学着Draco做了无数次的那样,优雅的伸出手,带着笑意的问着——

    Wanna have a dance?

   这是Harry在人世间时用尽最后一息的魔法,寄存在那千纸鹤瓶上,为Draco的最后一次温柔,只等着哪一个圣诞节,Draco会对着千纸鹤许愿,再见他一面。
  Draco突然懂了,Harry最后那个狡黠却温柔的眨眼。

   再见到Draco的时候,他会微笑着优雅的伸出手,学着Draco曾对他所做的那样,轻声问着那句话——

  

  Wanna have a dance?

  

【End.】

附:

风信子花语:遗忘悲伤过去,开始崭新的生命。

曼陀罗华: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寄往天堂的信。

曼珠沙华:无尽的爱情,再也无法相见的悲伤。

讲真,这是lo主个人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故事。我不太确定我有没有把那种温馨柔软却疼痛模糊的感觉写出来.....这个温馨又悲伤的故事。

评论(11)

热度(58)

  1. King sin软风送吴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