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风送吴音。

吴邪和折原临也是本命哟☆。
文≥绘>漫三栖www。
最近超萌德哈x。
all黑主赤黑 all27 all邪主瓶邪 all路主楚路 all临主静临 all鸣主佐鸣 真遥凛遥 暗表 平新 快新 小狐三日 1599 1503
嗯哼没错我是博爱党。
CP不拆不逆x。

【静临】秘密

恩,算是回归前的练手吧.......

意味不明的短篇。


-------------------------------------------------------------------------------

“临也,永别了。”

“——嗯,再见。”

“动手啊,怪物。”

“宁愿死,都不想让怪物看见这个样子呢。”

艳丽的红眸随着话语的落下渐渐闭合,一瞬间好像有什么冰凉闪着亮光的东西从那艳冶的红色瞳仁里滑过,又被永远封闭在沉重的眼睫之后。

呼啸而过的风从车窗吹过,带着若有似无的叹息,拂过那个琥珀色眼眸的人耳边。

“再见,小静。”

——————————————

“啊,静雄,工作辛苦了,这是工资。”汤姆递过一个信封,“不算很多,但是已经可以算是中等阶级了哦。”静雄熄掉烟头,接过白色的信封:“谢谢啊,汤姆桑。”“没什么,那么,我先回去了,拜拜。”目送了汤姆走远,静雄挠挠头,抽出一根烟点燃,“那么,接下来,买些东西回家吧。”

走出超市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傍晚的池袋在夕阳的照耀下竟有些难以言明的陌生。静雄心不在焉的往家里走着,额头上却开始突然暴起了青筋。“这个味道......难道那只跳蚤又回来了吗!!?”几乎是本能反应的,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往那个味道而来的方向追去,伸出手想抓住那个背对着他的黑衣男人。“你!......”“啊?平平平平和岛...........”突然被眼前出现的池袋最凶吓得快哭的路人一脸惊恐的看着暴怒的静雄。“呃,对不起,我好像认错人了。”尴尬的收回正打算拍上对方的手,不好意思的道歉,静雄转身往回走。

所有人都知道他对于临也有着超乎寻常的感应,常常收债收到一半就翘掉工作去追隔了几条街几栋楼的折原临也,甚至能从白天追到黑夜。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为临也身上那特殊的香水味。带着冰柠檬和麝香的味道,是极少有人用的香味,混着临也身上天然的薄荷味,对于静雄来说要分辨实在太简单了。仔细回想起来,刚刚那个味道虽然是临也常用的香水味,却没有那个纤细的人身上独有的麝香味。“啊烦躁烦躁烦躁。是太久没有用过所以失灵了吗。”不耐烦的加快了步伐,静雄恼怒的想着。

好像,是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再见过他了。

打开门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静雄看着袋子里经过露西亚寿司买回来的金枪鱼寿司,说起来,好像跳蚤很喜欢这个东西。

倒在沙发上,静雄突然没了吃东西的食欲。

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想他啊啊啊啊!!!吃东西!!”突然大吼出声,静雄一把拽过袋子开始消灭食物。

这是第几个月了?那个跳蚤消失之后。静雄点燃烟,在迷蒙的烟雾里出神。

被临也戏称为单细胞的静雄其实极少这样单纯又安静的想着他的犬猿之仲——折原临也。也许是今天突然闻到似曾相识的味道,静雄不由自主的陷入莫名其妙的思绪中,关于那个性格恶劣,纤细瘦弱,却有着相当美丽的眼眸的情报屋。

平和岛静雄知道一个折原临也的秘密,一个足以摧毁那无所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情报屋的秘密。

折原临也爱着平和岛静雄。

但是静雄从来没有过回应。

临也在来神时代说过的那句话他一直记得。

那是某个夜晚的追逐战结束过后,两个累的气喘的人坐在楼顶,隔着微妙的,一掌的距离。新罗曾说过他们只能在独处的时候好好相处,这是真的。

那天的月亮大而明亮,银色的月光铺洒在那人冶艳的红瞳,美得妖孽。临也看着他,直直的望进静雄琥珀色的眼里。静雄看着临也,在月光里如同发着微光的发尾,微微上挑的眼角,纤细的身影,还有仿佛直击人心的眼睛。“哎呀呀,小静,你这样看着我人家会害羞的哦☆。”那个人其实没有什么挑衅的意思,眉眼间全是单纯的笑意,静雄就在那样妖孽的眼眸和那样纯粹的笑容里一点点沉下去。临也挑着眉看着他,嘴角微动,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然后朝着静雄微微一笑,纵身消失在那样明亮却晦暗的月光里。

第二天,临也又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挑衅,追逐,厮打,一直这样一直这样。

可静雄却再也没见过,那个眉目清秀的情报屋那样的笑容。

静雄知道临也一直以为他不懂那几个字的意思,可是那太简单了,对于同样是日本人的静雄来说,就算对文学并没有太大兴趣也不至于连那句话都不清楚。

那天临也说的是,月色真美。

临也消失的那天,带着那样重的伤。静雄从未想过,嚣张的临也也会有那样狼狈的时候。嘴角的血在他苍白的下颚显得那样触目惊心,红色的瞳孔里满是隐忍的挣扎和痛楚。“动手啊,怪物。”静雄听见他这样说着,平静,淡漠,可在静雄的耳朵里听来,却是那样的声嘶力竭带着微弱的哭泣。

临也想要个了断。

静雄在那一刻那样清楚而刻骨的意识到那个情报屋的愿望。

临也明明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办法对他下重手,贩卖机也好,邮箱也好,路标也好,这些可怕武器的尖角,从来没有真正对准过那个纤细的身影。

静雄从未说出口的心意,在那个夜里永远的埋葬进他血液之中。

平和岛静雄也有个秘密。从未对任何人提起。

他也爱着那个,疯狂的情报屋。

甚至于比临也爱的更早,爱的更深。好像在最开始那个对视中就沉沦于他如鲜血般妖孽的瞳孔。

也不是没发现,这么多年,临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所以他一直认为,临也以后也会这样,一直一直在自己身边。

哪怕从未被自己温柔相待,哪怕被所有人恐惧背弃。

直到那双眼眸中掩不住的痛楚满满的溢出来,从声音,从身体,从那个人纤细的影子,每一个地方,全部倾泻出来。静雄才终于意识到,即便是那个天天嚷嚷着人类Love的临也也是人类,也会疼,也会孤单,也会痛,也会累。

临也消失那天夜晚,平和岛静雄第一次在家里难以抑制的大哭一场。

他的孤单,为什么从来没有感觉到。他的痛苦,为什么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的煎熬,为什么从来没有体会到。

可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临也用那样决绝又凶狠的方式,逼迫平和岛静雄亲手将他驱逐。

留给静雄的,是血肉模糊的痛楚,是不得不放手的不舍,是永无来日的思念,是再无可能的爱。

如果当初没有能稍微坚韧一点,如果那时候没有顺从临也决绝的愿望,如果他能听从自己的心意。

可是啊,没有如果。


评论(4)

热度(33)